<
湘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侠士是怎么炼成的 > 第22章 指点
    第二天清晨,完成了热身运动之后,陈铭和杨熊照常来到精武院。按照门派规定,杂役弟子入门,可得到一门《虎形拳》作为入门武艺。

    “萧大哥?”本来以为依然是外门弟子负责教导,哪里想到今天,等到的居然是萧乂,陈铭发现后连忙上前。

    “嗯,好巧啊!”萧乂点了点头,“最近这几天,我来负责教导你们《虎形拳》。但毕竟是中途过来,所以我需要知道,你们的学习进度情况。”

    “好的……可是,萧大哥为什么会突然过来教导我们?”陈铭觉得非常好奇。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萧乂回道,“虽然从外门弟子开始就有月例,问题是那只是足够日常吃喝的程度。就说药浴,或者其他补品,伤药,甚至武器什么的,都要花钱。越好的东西越贵,自然要赚点外快。武学指导,也是外快之一,而且收入还挺高的。”

    顿了顿,补充道:“顺带一提,它同时也算是门派任务,算门派任务的情况下,只能是外门弟子才能承接。根据身份和实力的不同,各种门派任务开放的数量越多,收入也更可观。以后你们若成为外门弟子,有空闲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虑这样赚点外快补贴一下……基本上,收入都比你们杂役弟子那些工资,要高许多。”

    “是!”两人回道,陈铭算是明白,杨熊为什么想要成为外门弟子。更多的选择,更高的工资,谁不动心?

    “好了,时间差不多……”萧乂也不想浪费时间,本来真传弟子的时间非常宝贵,若非昨晚义父……掌门找上门来,希望他帮一下忙,他未必会接下这个工作。

    萧乂看了看陈狗儿,说起来这家伙,似乎已经改名叫陈铭了。自己似乎和他有个解不开的孽缘,想要切断,反而缠得越紧。

    “是!”两人点头,然后分开进行演练。

    “陈铭,你的虎形拳已经全部记住了,对吧?”萧乂看完,然后看向陈铭。

    “是的,基本招数已经记住,前十招变招也已经学会。”陈铭点头,他私下去图书馆看过,那里也有虎形拳的资料,不过里面只有固定招数的套路。变招方面,没有描写。

    直至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这所谓的变招,才是五虎门的底蕴所在。若能灵活使用,就算是虎形拳,都能大有作为。

    “那稍后我教导你后面的变招,你需要做的,就是继续学习,然后掌握,最后融会贯通即可。”萧乂其实松了一口气,陈铭的天赋尚可,教导应该不会费力。

    真正的问题在杨熊,招数七错八漏,三招下来不得章法,而且耍来耍去都是三招!按照资料显示,他已经入门六个月,为何连基础的虎形拳都没有能学会,萧乂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真的就如同上一个,负责武术指导的弟子评价:资质愚钝,不堪造就。

    “杨熊的话……”萧乂想了想,“今天学习虎形拳的前十招……不,先巩固好前三招。”

    “是……”杨熊也知道自己差劲,连忙应是,多少有些自卑。

    真正开始教导的时候,萧乂发现陈铭学习速度真的可以,基本上演练一次,然后指导一次,最后再自己打一次,基本上一个变招就记住了。十招下来,前后十多分钟就学完了。

    “贪多嚼不烂,时间还有半小时,你把前面的招数温习一下,然后尝试融入新学的变招。”萧乂却不好一口气教导那么多,于是对他说道。

    “是!”陈铭没有反驳,只是在旁边开始修炼起来。

    “至于你……”萧乂有些无语,他已经专门把更多精力放在杨熊身上,可前三招依然是错漏百出,“为何最简单的三招,你都会记不住?”

    “我……我也不知道……”杨熊很慌,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蠢,“或许我……天生就很笨。或许我……天生就不适合练武……”

    “我看过你的学习成绩!”萧乂却没有让他考虑下去,“成绩中上,考虑到小学升初中,课程会让学生有些不适应,你这个成绩其实算不错。这意味着,你本身并不愚钝……”

    至少语文背诵没有问题,记忆力并没有错,可简单的招数却记不住,那肯定就有问题。

    一般的武学指导,自然不会深入去思考,一个杂役弟子为什么一直学不会虎形拳。最多给出评价便是。真要算起来,门派里面,最近十年,也没有杂役弟子特招为内门弟子的。

    萧乂却是提前知道,两人要特招,但是杨熊的情况,可能考核过不了关。一个不会武术的武林门派弟子,传出去岂非让人笑掉大牙?这不,直接让他这个真传弟子过来教学了。

    “慢着……”萧乂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五虎门传承将近三百年,从门派创立,到现在,门人弟子不知道也有好几万。杨熊这个情况,也不是没有存在过。

    当时可没有杂役、外门、内门和真传弟子之分,正所谓‘有教无类’。而老一辈也经常念叨:“人不笨,若还学不好,要么教的人教不好,要么就是他自己下功夫,自暴自弃。”

    杨熊显然不是自暴自弃的类型,他对自己没有能很好的掌握《虎形拳》,很是羞愧。这样的人,不可能惰怠修炼,自暴自弃。

    不是他的问题,那么就是教学的问题……萧乂长舒一口气,然后对杨熊说道:“我们继续来学习前三招……”

    “是!”杨熊连忙回道,然后在萧乂的教导下开始练习。

    依然是三招,重复之后,第一招又变得似是而非,第二招已经记不住,第三招记得最清楚,但样子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为什么那么简单的招数,你都能打得似是而非,甚至忘记……”萧乂没有责怪杨熊的意思,而是在思考,对方为什么会这样。或者说,自己是不是漏了什么。

    “我明白了!”不多时,萧乂顿时恍然,“狗儿……陈铭,你也过来一下!”

    “萧大哥,有什么事吗?不会是我练习的时候出错了吧?”陈铭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你的招数很标准,但不能局限于招数,当然这牵扯到融会贯通的概念,还不急。现在主要说明的,是虎形拳的一些基本……你们知道虎形拳,拳法的原理是什么吗?”萧乂摇了摇头,点评了两句,然后向两人问道。

    “原理……模仿老虎的动作?”杨熊还在思考,陈铭已经开始回答。

    “所谓的《虎形拳》,源自少林《五形拳》,其实深入探究,《五形拳》甚至能追溯到汉末三国的《五禽戏》。说到底,就是模仿动物的武学。”萧乂缓缓说道。

    五形拳的理念,虎走刚猛、练筋骨劲力,鹤讲轻巧、明角度攻守,蛇主飘缠、气沉连绵,猴则手眼明快、迅速灵敏,龙写神意、化刚柔。故虎形刚猛、鹤形清而巧、龙形合刚化柔、蛇形气沉连绵、猴态快速轻灵。

    “《五形拳》和《五禽戏》的渊源姑且不提,你们既然知道《虎形拳》,是以模仿老虎的动作,为基础创造出来的武学……那我问你们,主要是杨熊,你觉得自己像一头猛虎吗?”萧乂看向两人,主要是看向杨熊。

    “我不知道……”杨熊怎么知道,自己的《虎形拳》像不像老虎?他连招数都记不住!

    “我说的不是套路和招数!我说的是精气神!”萧乂当即反驳,随即也觉得通过说明,估计很难让他们两个理解,“这样,你们看看我的虎形拳……”

    说完,萧乂当即摆出一个架势,那是《虎形拳》的起手式,这是第一个要学习的。

    本来只是起手式,那自然没什么。可慢慢的,萧乂的身影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头猛虎!陈铭和杨熊都觉得神奇,双眼所见,眼前的明明就是萧乂没错,可大脑反馈回来的影像,却是一头凶猛的斑斓猛虎!

    以至于,两人都下意识退后了一步,没想到仅仅是气势,就让两人感到畏惧。

    “明白了吧?”萧乂收回气势,“要修炼《虎形拳》,首先要先学会变成老虎,然后再从老虎变回人,最后老虎就是你,你就是老虎!”

    随即看向杨熊,说道:“你的问题就在气势上面,无猛虎的凶猛,没有猛虎唯我独尊的气概。画虎不成反类犬,虎形拳给你打出熊形拳的样子来,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别扭。招数没错,但气势出了问题。在我们这些经常接触虎形拳的弟子眼里,就有种四不像的感觉。”

    “原来如此,杨熊第一招觉得别扭,不是他招数出了问题,而是因为气势的原因,指导看起来觉得这一招出了问题。第一招失了锐气,第二招自然狗屁不通,于是第三招也乱七八糟!”陈铭当即反应过来。

    “是……这样……吗?”杨熊不清楚,但觉得萧乂和陈铭的话,很有道理。

    “所以你需要的是……”萧乂看向杨熊,“去找一些关于老虎的书籍,或者纪录片来看,类似的东西图书馆那边就有。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内,你要给我变成一只猛虎!当然,也别忘记你其实是个人就好……”

    “是!”杨熊郑重回道。其实此刻他的心情很激动,自己不是愚笨,而是找不到窍门。人最怕的不是学不会,而是找不到学习的办法。如今方向已经明确,就知道应该怎么努力。

    萧乂随即看向陈铭:“你作为他的朋友,也适当帮忙一下。适当和他切磋,甚至私下教导他一下。同时,你自己也要巩固一番,现在回想起来……你那算什么猛虎,根本是一只活泼的猫咪……”

    “猫咪也是有爪牙的!”陈铭笑道,不过萧乂的话,他还是记在心里。

    “若你能创造出《猫形拳》,说不得我还要拜你为师了。”萧乂也知道,那就是一句玩笑话。却不知道,以他的身份,一番话对陈铭来说,有着怎么样的意义。

    眼看萧乂转身离开,陈铭却是悄悄攥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