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明明是他暗恋我 > 83.你好,大学
    此为防盗章  “那是当然——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啊!”

    “阿哟,这是哪里来的?”陆劲风笑着问。

    “风云雄霸天下啊!叔叔肯定不看电视剧!”

    两家人哈哈笑了起来。

    吃完了饭,陆然一家帮着收拾了就离开了。

    晚上江暖靠坐在床头,看着从豆豆那里借来的漫友,敲门声响起,江暖就立刻把杂志往被子里藏。

    “暖,爸爸能进来吗?”

    “哦,好”

    她老爸大概是要针对这一次她的“离家出走”和她促膝长谈,谈就谈吧,今天自己都“放话”了,如果不趁着现在老爸有点内疚的会,以后再就是“忤逆不孝”了。

    江怀开了门,走了进来,拉过椅子,在江暖的床边坐下。

    “暖,爸爸有些话想对你。”

    “哦。”江暖低着头,她不习惯和父亲聊天谈心。

    “我知道,你不高兴我不让你练击剑,我也知道虽然我不让你在我那儿练,但不代表你没有在别的地方偷偷练。”

    江暖指尖儿一颤,完蛋了,难道情势逆转,老爸是来兴师问罪的。

    “虽然我们多少猜到了,但是都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是因为因为我们也明白人总是要有点兴趣爱好的。我们为了让你考上大学就剥夺你所有其他喜欢做的事情,是不对的。”

    江暖原本紧绷的心绪缓缓放松,她其实每次都是借口和饶灿他们去补习班补习,实际上却是去了某个击剑俱乐部。每次练习结束,自己都要火急火燎地奔赴补习班,生怕爸妈忽然晚上来接她。

    “爸,你是我们南市出来的第一个世锦赛冠军,是这里最好的教练,我不明白你可以那么耐心地教陆然,甚至还培养了简明,可就是不肯教我,是为什么?”

    “因为因为做父母的都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去走一条艰难的路,都希望你能过的简单,过的快乐。你看见的是身为运动员为国争光那一刻的荣耀,但你没看见背后的心酸。不是每一个人努力了,就能站在最好最高的赛场上展现他的一生所学。这个竞争,也许比起高考更激烈。而且就算你站的很高又怎么样呢?很快就会有更年轻更优秀更有天赋的人超越你,你永远在努力着不被赶超。而当你走下来的时候,很快你就被遗忘了。当我和你陆叔叔退役之后,因为我不是念书的料,也不擅长经营人际关系,以前做运动员挣到的钱很快就不够用了你妈妈要更辛苦地挣钱照顾这个家。”

    “但是陆叔叔不一样,他考上了大学,还进了体育局。”

    “对,我羡慕你陆叔叔,但我从不嫉妒他。他拥有的一切都是他努力得到的。虽然‘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太老套了,但却是大实话。满腔热情终究会消退,但爸爸不想你之后连过好自己人生的本钱都没有。”

    江暖安静地听着父亲的话。

    虽然江怀的不深,但是江暖知道父亲这一生一定有很多的遗憾和不平。

    “爸爸,妈妈怀上我的时候,你当时会担心我不优秀吗?万一我考不上大学呢?万一我找不到好工作呢?万一我一直啃老呢?万一我让你和我妈心力交瘁一辈子呢?”江暖仰着脑袋很认真地问。

    江怀忍不住笑了。

    “这谁知道呢?但你是我生的,只能养着了。”

    “所以啊,我的道路是我自己选的,走下去才知道啊。”

    “哟,还知道装大人了?”江怀摁了一下江暖的脑袋。

    江暖拉住了老爸的,难得恳求:“你就给我签字吧?”

    “什么字?”

    “就那个全国青少年锦标赛的报名表啊!未成年人要家长签字的。”

    “我不签。你妈妈也不会签。”江怀起身了。

    “爸——你怎么这样!”

    江怀轻笑了一声:“开学的时候,你要是能通过测试继续读高二,我就给你签。”

    “真的?”

    “真的。”江怀揉了一下女儿的脑袋,“你可以追求头顶的天空,但不要忘记脚下。”

    “老爸,你的教太过时了。”

    “是吗,那我句不过时的。”

    “什么?”

    “你在被子里看漫画书,你以为我不知道?”

    江暖立刻紧张了起来。

    江怀并没有要江暖“上缴赃物”,而是起身离开了。

    当父亲走了以后,江暖高兴不过三秒就悲哀了。

    要通过开学的那个测试,没有陆然怎么行?

    可是自己信誓旦旦刚了不麻烦他了啊!

    怎么收回啊!

    江暖用力地蹬了两下被子,心想自己这回搞不好要完蛋了。

    谁知道第二天早晨江暖又被老妈给叫醒了。

    “暖,起来了!起来了!赶紧的陆然来了!”

    “什么!陆然来了!”江暖哗啦一下坐了起来。

    “对。你快点,陆然给你讲一下课,下午他还有训练,你别磨磨蹭蹭了!”

    江暖穿着睡衣光着脚来到房门口,刚想要看一眼陆然是不是真的来了,谁知道对方正好走到她的门前,两人一对视,江暖莫名觉得眼睛像是被烫了一下。

    陆然低下头来,看见了她光着的双脚,将她卧室的门关上了,隔着门了一句:“赶紧穿鞋子。”

    于是,江暖之后的几天寒假,基本都有陆然。

    那件溅了泥水的羽绒服被老妈又放到洗衣里荼毒了一圈,晒干之后里面的羽绒不再像之前那么蓬松,穿在身上也没了之前的效果了。

    反倒是自己挂在衣架上的那个针织挎包的包带竟然被用毛线给勾好了。

    “妈——这是你给我织好的?”江暖拿着包来到妈妈的身边,想要撒个娇。

    “啊?不是我啊。”

    “不是你那还能是谁啊。难道是我老爸?”

    “这就不知道了。”

    也许是老爸带去了外婆那里,让外婆给勾好了?

    江暖打了个电话给外婆,但是外婆却她不知道江暖的包坏了。

    那是谁给她把毛线钩好的?这么心灵巧,做好事儿还不留名江暖的心中浮现出某个人的名字,然后立刻摇头——简直难以想象那个人钩毛线的样子!他有这样的本事不如把那条围巾织完呢!

    到了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江暖就有点睡不着了。她在被子里翻来翻去,跟烙饼似的。

    实在睡不着,她就又打开了灯,把陆然给她出的那一套模拟试卷,数学和综合又给看了一遍。

    明明陆然不是神,搞不定老师出的卷子比这难多了,但江暖还是把卷子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烦躁的心情总算沉了下去,拉上被子,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早晨,她翻出校服来,把裤子往身上一套,脚踝在外面,好像比过年之前又短了一点。

    “绝对是我长高了,不可能是我长胖了!”江暖非常肯定地。

    结果一进电梯,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了陆然。

    他的校服外面套着几乎没有款式的羽绒服,整个人都很挺拔,让江暖忍不住又看了两眼。

    “你的校服裤子倒是很妥帖啊。”江暖低着头看着陆然的脚踝。

    “你想什么?”

    “明你今年没长个啊。”

    “因为你年纪还啊。”陆然扔下这句话就骑着自行车走了。

    江暖上了公交车,吭哧吭哧地终于来到学校。

    进了教室,不少同学就都围了上来。

    “江暖!听你发烧烧到失忆了!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记得!李铁头,你借我的那支水笔什么时候还啊!”

    “这都高一的事情了,你怎么还惦记着呢?”

    “对我来,这就像发生在明天!”因为她记得清楚的也就剩下高一的事情啦!

    江暖一抬头,就看见饶灿捂着嘴笑着,用指了指她前面的位置,那个就是江暖的座位了。

    江暖环顾教室一周,最安静的是陆然,然而最显眼的,也总是他。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就连冬天即将过去的那一点日光也偏爱地落在他的脸颊上。

    她把书包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坐了下来,饶灿拍了拍她:“赶紧的,寒假作业你要是做完了就给我看看,我有几题不会。”

    江暖直接把书包扔给了饶灿:“自己找。”

    “哎哟,你还真成了爷了。”

    饶灿并不贪心,看了几道她想了很久都没对上答案的题目之后,就把东西都还给江暖了。

    班主任很快就进了教室,了一些开学寄语,以及高二的下学期有多么多么重要之类的开场白,然后就开始重新分配座位了。

    对方的筷子杵在盘子里,下巴轻轻搁在筷子顶上,侧着脸看着她,唇角有一种轻微凹陷的错觉。

    “本来以为你只是大脑充满想象力,没想到还总滑,打游戏的时候你的队友肯定经常以停电为借口而掉线。”

    “大脑充满想象力”的意思就是脑洞大,脑洞大进一步延伸就是脑残啊!

    江暖正要看向老爸的方向,想要老爸给自己做主,谁知道老爸正在和陆然的爸爸讲,压根没听见陆然了什么,这时候老妈也拿着抹布回来了,把桌上的油汤都给擦掉了。

    这时候,就看见陆然拿着筷子伸向火锅,他的指又直又长,很轻松地就把鱼丸夹了起来,放进他自己的碗里,蘸了蘸酱,垂着眼帘吹了吹,然后一口咬掉了。

    感觉好像自己的智商也被一口咬掉了一样。

    脑子里有点疼。

    “喂,那个鱼丸是我用筷子夹过的。”江暖眯着眼睛笑笑,“所以上面有我的口水。”

    在江暖的印象里,陆然从来不碰别人吃过的东西,本来还在期待他反应的江暖失望了,对方很淡然地侧过脸来看了看她,“刚才你喝米酒的时候,拿错了我的杯子。”

    “啊”

    江暖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杯子和陆然的杯子放得很近,自己好像真的拿错了!她杯子里的米酒蛋比较少,但是现在边的那杯,比较多。

    “还还给你!”江暖赶紧把杯子挪动位置,然后拿着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大口,像是确认主权。

    谁知道陆然又落下一句:“刚才我是骗你的。这一下你真的喝了我喝过的米酒了。”

    江暖差点没喷出来!

    尼玛!这也太过分了吧!

    陆然却很自在地从江暖那里拿走他的杯子,抿了一口,他的眼角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浅笑。

    江暖气鼓鼓都快变成一只河豚了。

    而且饭桌上,江暖的爸爸直接和陆然聊起了江暖的下个学期的打算。

    “唉,我对暖能把上学期的知识捡回来不抱希望了,这都快过年了,我到哪里给她找老师啊!补习班也塞不进去了啊。实在不行就从高一下学期重新开始吧。”

    对于这点,江暖心里是抗拒的嘴上再怎么大不了留级都是自我安慰。毕竟就像豆豆的那样,她一点都不想和她们错开人生。想要跟上她们的节奏,过同样的生活。

    “现在的情况,送她去补习班,也是上课是瘟鸡下课变飞。补习班适合有一定基础需要进行提升的人。她现在需要有人系统有逻辑地给她梳理基础知识。”

    正在往嘴里送涮羊肉的江暖差点没喷出来,啥瘟鸡、飞啊!

    “那可怎么办,我到哪里找人陪着她学基础啊!”江暖的父亲沉默了半分钟,江暖一个人把锅里涮的羊肉都吃光了,江暖父亲的下一句话差一点没让她噎死,“要不陆然,你教教暖吧。”

    “什么?陆然教我?他也是学生,他怎么教我!”

    确实论成绩,陆然是那种平常不怎么用功,还能稳坐第一考场前十名的典型,学习和击剑两不误,简直不是人。

    “你之前不也是天天拿着作业本到楼上找陆然教你吗?你还考进了前三考场呢!”罗晨好笑地。

    妈,那是我年少无知

    “唉,等等,还是算了吧。好好一个寒假,你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要学习,还要训练”

    “我陪她复习一下看看吧。叔叔这两天经常走神,是不是担心江暖要留级?”

    “唉可不是吗。”

    江暖更加吃不下了,她是真的不想和自己的“绯闻对象”待在一起,那几乎就是一整个寒假啊!

    火锅吃完了,陆然帮着收拾了碗筷,就穿上大衣准备回家了。

    “江暖,我的围巾。”陆然轻声。

    那条围巾在沙发上,江暖不情愿地捡起来,它的线织的不紧密,指头都能穿过去,而且拎起来还短了一节,这个肯定是有人给他织的,而且还是个生,以及够傻的这么短的围脖,只够绕一圈,能不透风吗?

    江暖把围巾递过去,不忘记刺对方一下,“这哪个傻子给你织的啊!这么大洞!围上能挡风吗?”

    陆然将围脖围上的时候,低下头,倾向江暖的方向。

    江暖不知道哪里来的警觉性,总觉得陆然靠近自己的时候肯定没好话。

    “你呢?”一如既往的清冷声音,尾音却上扬着让江暖止不住无限想象。

    “怎么了,暖?”刚收拾完餐桌的爸妈走了过来。

    “没什么,就是起了陆然那条围巾”

    “那条围巾不是你织的吗?”老爸理所当然地。

    江暖站在那里,愣了几秒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她刚刚还那条围巾是傻子织的!

    她暖爷要是喜欢谁,铁定是把自行车往那个男生的面前一横,扬起下巴来一句:“嘿同学,我挺喜欢你的,要不要在一起。”

    简单明了,直入主题。

    织毛线围巾,额真的是诗一般的情怀

    江暖看了看爸爸,再看了看妈妈,指着门:“那肯定不是我织的。”

    “那不是陆然带着你考进了年级前三考场,你答应给他织的吗?”江暖的爸爸。

    江暖又看向自己的妈妈。

    老爸不了解女儿,老妈总该知道她女儿不仅仅压根不是那块料,而且她哪儿找来的毛线啊!

    “那是最简单的针法了,我教了你很久。后来你怕赶不上陆然寒假去帝都,跑来求我,还是我给你织了后面半段。”

    “妈妈,我是高二的学生啊!”

    “啊?”江暖妈妈一脸“这和你给陆然织围巾有什么关系”的表情。

    “高二学生应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织什么鬼围巾啊!”

    这天晚上,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狠狠蹬了两下腿,就似徒劳的挣扎。

    她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啊!

    根本睡不着觉,江暖决定要骚扰自己的闺蜜。

    她缩在被子里,打给了饶灿。

    连续打了好几次,才接通,估计饶灿这个妖精是在敷面膜呢。

    “暖,你怎么忽然打电话过来了?”

    “灿灿,我就是想不明白,心里有个疙瘩,不解开,就怎么也不舒爽!”

    “抓心挠肺吧?”

    “嗯啊!难过死我了!我跟你讲啊,今天陆然上我们家吃饭了!”

    “你爸妈对陆然比对你好,你心里又难过啦?”饶灿好笑地。

    “不是这个!当然,这个也是其中之一!你知道陆然脖子上有条围巾吗?特别短,特别疏那种!”

    “我知道啊。你给他织的嘛!”

    江暖闭上眼睛,恨不能就这样昏死过去。

    “我怎么可能会给他织围脖啊!你都不觉得奇怪,怎么都不阻止我啊!”

    “我有阻止你啊。”

    “你怎么阻止的?”

    “我让你去买一条啊!市场里有那种没有款式,红的、黑的、黄的,论斤称的毛线围脖啊!”

    “对啊!这个好啊!”

    那种大妈戴的围脖,她就不信陆然能狠得下心围起来!

    “但你跟被下了降头一样,非要动织!不过我就想,你那围巾都织成那么个磕碜样,还真不如市场上买一条论斤称的。”

    “行了行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给别人织围巾了!我就是不明白,我怎么就能喜欢陆然的?”

    “总比你喜欢金轮法王好吧!”

    “对啊,我是欣赏金轮法王啊!无论他多么报仇心切,前期多反派,当郭襄有危险的时候,他还是放弃一切救郭襄了啊!”

    “还是陆然正常点。”

    “喜欢陆然就是一种非常媚俗的审美!你还记得高一的时候,我就是借他的数学精编来看看,他整个抽过去,还当着班上那么多同学的面儿‘江暖,以你的能力,做完前面的基础题是正常的,再往后抄,会让老师对你有不该有的期待’。一堆人都在笑!为什么别人抄他作业他不话,我就瞄一眼,就跟我把他家保险柜给搬走了一样?”

    “的也没错啊。那次还真的是陆然救了你一命。好几个抄他后面大题的同学被点上去解答,结果他们根本不会,在走廊上站了一排。老师还表扬你了,你虽然数学不好,但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至少让老师知道该教你什么。这个你总是记得的吧?”

    “记得吧”

    “就是啊。暖,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日积月累,也可能是因为对方做了一件你最需要最戳你心窝的事情,那么他曾经过的做过的不讨你喜欢的事情,就会都变得可爱起来了。”

    “你讲的好像陆然他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