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不是春秋 > 第六十七章一得一失
    大眼瞪眼的互相对视了半日,等到黄昏落幕之时那典韦方才苏醒过来。35

    当他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方才惊骇的发现自己的床边竟然坐着两个人。

    典韦他倒是熟悉得很,另外一个人依稀有点印象,但他却有些陌生。

    “你们这是?”

    熊逢摸了摸自己的有些发胀的额头,同时向着孟奔丢了一个探查。

    “姓名:孟奔。

    年龄:三十六岁。

    性别:男。

    已知身份:罗国护卫。

    武力:9,统帅,政治5,智力,魅力:。

    特性:技击绝伦,越战越勇,勇冠三军,剑术精通,寒门贪权。

    国士技:斩将阵前斩将之后,能够更大的削弱敌方士气,同时提高己方士气

    评价:若不考虑贪权秉性,可为坐镇一方之大将。”

    熊逢有些目睹口呆的看着这新多出来的侍卫,武力值高达9的国士,统帅比少年罗士信还高,虽然有贪权的特性让人不放心忠诚度,但确实一个妥妥的军中二把呀!

    熊逢的脑海之中回想起了宴会之上的场景,虽然有些模糊不清,但熊逢还是清清楚楚的弄清楚整件事情前因后果。

    虽然对他的忠诚有些担心,但却并不代表着熊逢不为他的属性而欣喜。

    “昨日寡人醉酒,唐突将军了,还请将军海涵。”

    熊逢虽然不知道之前到底这孟奔算是楚国的什么官职,但人家好歹的属性在那里,怎么也算得上是一个将军吧?

    他口中本能的唤了孟奔一句“将军”,确实让他孟奔面色骤变,而后有些诧异的看着熊逢,急忙摆道:“孟奔不过一殿前护卫而已,如何能当得起罗国君将军之称!”

    他口中谦虚不已,心底却是极为欢喜。35出身寒门的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向着攀爬,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真正的将军,结果他为楚王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只是被当作了一个匹夫,充当了殿前侍卫而已。

    他本以为这一生都难以听到将军的呼唤了,没想到方才被楚王送给熊逢,便被熊逢称了一声将军。

    他面上急忙推迟,心底却是美滋滋的,对于熊逢的怨恨却是不经意间便去了八分。

    熊逢虽然算不得是什么人精,但对于他贪权的特性还是清楚的。对方的表情都尽收眼底,心知这个已经落入他中的将才是跑不掉了之后,熊逢的心情也是颇为愉悦。

    典韦将熊逢与孟奔果真是熟悉,对于孟奔的话语也就尽信了。然后方才想起了正事,急忙俯身到了熊逢的耳边声道:“君上,熊思大人让我转告君上,不论他身处何地,心中依旧记得自己是罗国人,记得自己是君上的臣子。”

    熊逢微微一愣,而后看了一眼一旁的典韦,方才开口问道:“熊思那里去了?”

    言罢了之时,他却是径直起身。

    那熊思对于他来极为重要,乃是一个难得的参谋之才,不论是能够为自己带来多大的利益,熊逢也不会想着牺牲他。

    毕竟如典韦这般的勇士可以用重金来通过系统抽取,像熊思那般的智谋之士,却是根本就没有办法通过别的段获得。

    可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之时,那典韦便已经伸按住了熊逢的肩膀,而后道:“熊思大人也早有交代,万不能让君上鲁莽,还这是楚王的意志,并非是现在的罗国可以忤逆的!”

    熊逢当即一愣,而后看了一眼一旁的孟奔,脑海之中浮现出了熊思的模样。闪舞

    “这是一场交易么?”

    原本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的熊逢心底一阵冰冷,看了一眼身旁的孟奔,眼眸之中却是多了几分复杂。

    那孟奔也是一愣,脑海之中回想起了那个之前闯入进来在典韦耳边耳语的少年。

    “原来,我并非是被大王赠送给了君上,而是被大王用来换取了君上的某位臣子。”

    心底生出了如此想法之后,他的心却是变得极为沉重了起来。

    “难道在大王的眼里,我孟奔还不如区区一个黄毛子么?”

    不知为何,他的心底却是在刹那间燃起了熊熊怒火,比起当年他志得意满的等着加官进爵,结果却被封为殿前侍卫更甚。

    那时候的他还能用“大王希望我能够庇护他的安全”来安慰自己,现在呢?他又能够用什么的自我安慰来熄灭内心的怨怒之火?

    “我孟奔,岂是如此轻贱之人?”

    就在熊逢发愣之时,那孟奔却是暗自握紧了拳头,银牙紧咬。

    “君上,熊思大人还了,莫要忘了怜儿姑娘是为了什么入宫的!他不如怜儿姑娘能够牺牲自己的终身,但也愿意为了君上牺牲自己的自由与名声。”

    典韦的眼眸之中也多了几分无奈,脑海之中回想起熊思当时与他的话,让他牢牢记在心底,而后依次与熊逢来听。

    果不其然,也就在熊逢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身上即将爆发的情绪却是突然一收,而后看了一眼身前的孟奔,眼眸之中多了几分无奈。

    “有得必然有失,寡人收获了孟奔将军这般的大将之才,却失去了一个深得寡人信赖的谋主!”

    熊逢带着几分叹息的言语方才落下,那孟奔却是身形一顿,抬头看了一眼熊逢,而后问道:“君上真以为微臣能当大将之才四字么?”

    熊逢深深的看了一眼孟奔,想着他的武力值与统帅值,却是深深的点了点头,方才开口道:“若能得将军忠心,如何不可以为我罗国上将军?”

    熊逢话音方落,那孟奔的身形便是一颤,险些直接跪倒在熊逢的面前纳头便拜了。

    没有比高官厚爵更能够俘获一个贪权之人的内心了,更何况还是在他感受到来自另外一个人的羞辱之时。

    “楚王视我如草芥,君上视臣如栋梁。臣非良禽,却也愿择木而栖。末将,愿为君上效犬马之劳。”

    他的声音很,生怕外面的其他旁人听到,但却掷地有声的落入了熊逢的耳中。

    熊逢抬头挺胸,郑重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方才开口道:“待回了罗国之后,寡人定予将军以重任。”

    那孟奔当即面色肃穆,向着熊逢一拜之后,却是提起落在地上的长剑,而后径直归剑入鞘,起身站到了典韦身侧。

    “诺!”

    自此之后,熊逢的身边也算是又多了一员国士级的勇将。

    却那熊思,此时已经坐上了一辆马车出了郢都。

    在见到了楚王熊隍的时候,那熊隍便开始大放自己的王八之气,而后又对熊思的才学各种考校。

    考校完了之后,却是觉得这熊思果然是一个出色的人才,于是便起了招揽的心思。

    结果理所当然的被那熊思拒绝了,楚王有些不满,而后问道:“罗国君身边缺少护卫,不谷便赐护卫与罗国君分忧。而今不谷欲遣使前往魏国,为何罗国君不可以让爱卿为不谷分忧啊?”

    熊思早已经提前预料到了楚王的意志,又如何不明白他这是想要找个借口削弱熊逢的羽翼。

    至于楚王赠送给熊逢的侍卫是否拥有谋国之才他不知道,但肯定的不是什么智谋之士。

    熊逢身边只有武夫也没有谋主,罗国就算是有勇士万千又能如何?国力浅薄的罗国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勇士。

    熊逢缺的,正是他这样的谋臣。

    但楚王有意削弱熊逢的羽翼,他熊思就算是心向熊逢又能如何?

    想通了其中关窍的熊思当即一拱,而后道:“敢不为大王效力。”

    楚王当即大喜,而后直接便让熊思跟随着早已经准备好了的使者一同前往魏国。

    巴国与蜀国交战,本来是占据了极大的优势,结果却因为魏国的插足而让巴国多了几分覆灭的危。

    楚国与周天子交恶,又与齐鲁宋三国联盟不睦,吴越楚三国之间的内部联盟也是矛盾重重。

    楚国西面的巴蜀两国各自交兵让楚国可以只在西方部署少量的兵马,但若是巴国没了,不论是蜀国还是魏国都有可能侵扰楚国西面。

    这不是楚王想要看到的,所以楚王遣使前往魏国,便是要让魏国退兵。

    至于能否成功,这其实无关紧要。能成倒也罢了,若是不成,楚国也已准备好了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