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 第184章 婆媳怼,我不觉爱何源可耻!
    岳明轩气喘吁吁的走进家门。

    他等了至少有3个时。

    整整3个时,他真的以为他被她姐耍了,但又不爽离开,就一直在门口等待。

    岳芸洱有些内疚,“那下次我一定注意不开静音了。”

    “下次你们上床的时候别叫我行吗?我也会尴尬的耶!”岳明轩直白。

    岳芸洱瞬间脸红。

    何源适时的走过来,道,“轩轩晚上有什么想吃的,我叫外卖。”

    “吃大餐!”

    “好,想吃什么。”

    “这家的龙虾挺好吃的,还有这家的酱鸭,还有这家的糖醋排骨,对了你不是喜欢吃鲫鱼吗?听这家的干煸鲫鱼不错”岳芸轩已经拿出给何源看外卖,自来熟的和何源聊了起来。

    岳芸洱就坐在他们旁边。

    嘴角拉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就这样,真的很好。

    她很希望她以后的生活,可以如此。

    她眼眸微动。

    看着何源随放在开放式厨房吧台上的屏幕亮了起来,她走过去。

    回头,看着何源在和岳芸选讨论吃什么。

    她拿起,直接关了。

    然后,不动声色的将放在吧台上,嘴角挂着笑容,走了过去,走过去坐在了他们身边,一起讨论晚上吃什么。

    真的是吃了一顿大餐。

    完全吃不完。

    岳芸轩还缠着何源喝了酒,岳芸洱也没有给何源推脱,分明知道他开了车。

    酒饱饭足。

    岳芸轩很自若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岳芸洱清理外卖倒垃圾。

    何源随拿起,才发现不知道何时关了,他开,一会儿,传来了无数多条短信息,有他母亲的来电信息,他父亲的还有吴欣的。

    他眉头轻皱。

    岳芸洱清理完上的垃圾,很亲昵的坐在了何源的身边,看着何源拿着在看,那一刻也显得非常自若。

    何源拿起突然起身,“我去回个电话。”

    “好。”岳芸洱乖巧的一笑,没有多问什么。

    何源拿着走向一边,回拨了他母亲的电话,“妈。”

    “不是晚上等你回家吃法吗?怎么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我和你爸还有欣一直等到现在”

    “对不起,我忘了。”何源道歉。

    “算了,你也是因为忙,没出事儿就好。”何母着,“那现在回来吧,我们等你吃饭。”

    那句“我已经吃过的话”怎么都没出口。

    他,“好,我马上回来。”

    “妈等你啊。”

    “嗯。”

    何源挂断电话,他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岳芸洱,此刻正在和她弟弟什么,盈盈而笑的模样,显得很温暖很可爱。

    他走过去,对着岳芸洱道,“我先回去了。”

    “要走了吗?”岳芸洱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不舍,“你喝了酒,不方便开车吧。”

    “没什么,我叫司过来接我。”

    “这么晚了,要不今晚就留下来吧,反正下午逛街的时候,我们也买了你的衣服啊。”岳芸洱。

    何源将她搂抱过来,“下次吧,今晚要回家一趟,我妈在家里等我。”

    岳芸洱还想什么,终究只是甜甜一笑,“那我送你下楼吧。”

    “嗯。”何源点头,道,“晚上要是怕自己一个人住,就让轩轩留下来陪你。”

    “好。”

    “那走吧。”何源转身出门。

    岳芸洱也在弟弟过来之后换了家居服,就直接跟着何源走了出去。

    楼下,两个人牵在区内走着。

    因为才打电话给司不会来得那么快,岳芸洱就提议两个人走走,熟悉熟悉环境。

    何源没有拒绝。

    岳芸洱看着暗黑的空,一直紧抓着何源的大,她,“何源,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嗯?”

    “就是和你在一起,一起散散步也好,我觉得很幸福。”

    “我也是。”何源点头。

    “以后你答应我要多陪我走走好不好?”

    “好。”

    “何源我爱你。”岳芸洱转身,抱着何源的脖子,对着他一字一句道。

    这几,岳芸洱总是告诉他,她很爱他。

    而他。

    感觉不到她的那份爱意。

    即使,她此刻非常主动地亲昵的献上了自己的吻,她舌头舔舐着他的唇瓣,又滑入他的唇瓣之间,勾引着他,和他紧密亲吻。

    两个人吻了好一会儿。

    放开彼此的时候,都有些气喘吁吁。

    岳芸洱嘴角蓦然一笑,笑得那般的美好。

    何源有时候真的很想问岳芸洱,这样装下去,真的不难受吗?!

    但他没有。

    因为,他自私的很想,占有她。

    两个人又在区内散着步,随意的走着走着,司打开了电话,已经到了门口。

    岳芸洱就送何源到了区外,然后挥看着他离开。

    知道车尾灯消失,才离开。

    她嘴角的笑容慢慢消逝。

    嗯。

    她爱何源。

    此刻轿车内,何源的眼眸一直看着窗外。

    脸上也没有了刚刚的笑容,就这么一直看着车窗外的方向。

    脑海里面想了很多又仿若什么都没想。

    车子到达区,他回到家里。

    家里,确实他父母还有吴欣都还在等他吃饭。

    他一进家门,他母亲就非常热情的起身道,“源源回来了,妈去把菜再热热,一会儿就能吃了。”

    “阿姨我帮你。”吴欣连忙跟上。

    何源看着他母亲的模样。

    其实,他真的不想伤了他母亲。

    他喉咙微动,走向了沙发上,坐下。

    他父亲在看着电视,一边喝着茶。

    何父转头看着何源,“吃过饭了?”

    “嗯。”

    “再随便吃点吧,你妈等了你一晚上了,还有欣也是。”

    “嗯。”何源点头。

    那一刻,心里很内疚。

    一会儿。

    何母将饭菜都准备妥当,道,“你们爷俩过来吃饭了。”

    何源随着他父亲一起,坐在了饭桌前。

    何母连忙给何源盛了一碗汤放在何源面前。

    吴欣则非常积极主动的给何母盛汤,又给何父盛汤。

    何母笑着感谢,“你自己也喝点,别光顾着照顾我们了。”

    “阿姨我知道照顾自己的!”吴欣温顺的道。

    何母又给吴欣夹了菜。

    何源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们的互动,道,“妈,不是昨给你了,让吴欣不要经常到家里来吗?”

    话一出,吴欣瞬间就尴尬了。

    她嘴角的笑容那一刻也隐退了下去,眼眶在那一刻也红了些。

    “源源你什么。”

    “何源你别怪阿姨了,今是我自己自作主张过来的,不是阿姨叫我过来的,我不知道你这么不想见到我,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以后就少来了,你别和阿姨生气,是我自己来的”着着,眼眶就红了。

    何源轻抿了一下唇瓣。

    何母看吴欣哽咽的模样,带着些责备的口吻,“乱什么,源源,还不赶快给欣道歉。”

    “不用了阿姨,我知道何源是没有心的。那个我突然发现我好像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没做完,我现在就走了,你们慢慢吃”

    “欣。”何母一把拉住吴欣,“什么话,再忙也要把饭吃完,今晚上都等了何源那么长时间了,早就饿坏了,怎么能不吃就不吃了。”

    “对不起阿姨,我”吴欣实在控制不住,眼泪就这么流了出来。

    何母看着真的是心疼极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依然冷漠的何源,拉着吴欣的,“过来乖,吃完饭阿姨送你回去。”

    “不用了阿姨。”

    “听阿姨的话。”

    “嗯。”吴欣只得点头。

    点头,看了一眼何源。

    何源什么都没,甚至没有看她一眼,自顾自的吃得也很少。

    饭桌上突然就安静了,还有些尴尬。

    吃过晚饭之后,吴欣都没主动帮忙洗碗就要走。

    何母连忙追上去,对着何父道,“老头子你把晚洗了,我去送送欣。”

    “好。”何父一口答应。

    总之,何父也是老好人一个人。

    何母陪着吴欣出门。

    吴欣非常感激的道,“谢谢阿姨,我自己打车就行了,阿姨你不用送了。”

    “欣,阿姨陪你出来,除了想要送送你之外,主要是想要过你,去渐渐岳芸洱。”何母一字一句。

    “现在吗?”吴欣惊讶。

    “现在。”何母很肯定,“今一何源肯定是跟着岳芸洱在一起了,明显是晚饭都吃过了,为了一个岳芸洱连家里都不顾了,我倒是要看看,现在的岳芸洱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把我儿子迷成这样。”

    “可是现在这么晚了”

    “明指不定何源又要和她在一起,我也找不到其他时间,就现在。”何母再次肯定。

    吴欣看上去很为难的点头,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这样的事情早点发生。

    她连忙拿出电话,拨打。

    何母示意让她把给她。

    吴欣恭敬地递上。

    电话响了好几声。

    那边传来一个女性嗓音,“吴欣。”

    “我是何源的母亲。”何母直截了当。

    岳芸洱突然怔住。

    她以为是吴欣过来和她吵架的,毕竟今晚她给何源打电话的时候,她故意挂断甚至还给何源关了。

    她没想到这么快吴欣就搬来了救兵!

    “怎么不话了?”何母声音严厉。

    “阿姨你好。”

    “阿姨?”何母轻笑了一下,“你还是叫我何夫人吧。”

    岳芸洱咬了咬唇瓣,声音温柔,“夫人找我有事儿吗?”

    “我现在想见见你,你看哪里合适?”

    “现在吗?”

    “怎么了,不方便?”

    “不是,就是很晚了。”

    “我都不嫌晚,你磨蹭什么?”

    “那好吧,夫人哪里方便,我就过来。”

    何母看了一眼吴欣。

    吴欣连忙道,“前面不远处有个咖啡厅。”

    “嗯,何源区你知道吧,前面有个咖啡厅,我在里面等你。”

    “好,那我马上过来。”

    “别通知何源!”何母冷声,“他很忙,别什么事情都给他。”

    “好。”

    岳芸洱看着,看着对方挂断了电话。

    终于,到了这么一了。

    她其实料到了。

    甚至是,故意在挑拨然后等着到来。

    她转身去楼上。

    “姐,谁给你打电话啊,你好要出门?”岳芸轩有些无语。

    大半夜的,谁叫出去啊。

    “别管了,你早点睡,我一会儿自己回来。”

    “我送你去吧。”

    “不用了,你在不方便。”

    “到底是谁啊?”

    “别问了,乖乖在家就好。”

    “姐”

    “好啦,如果真能有什么事儿,我会告诉你的,我去换衣服了。”岳芸洱微微一笑。

    岳芸轩也不再多问。

    岳芸洱换了衣服,又简单的上了一个淡妆,看上去穿得真的是非常的贤良淑德,才走出家门,打了个出租车,去了何母的那个咖啡厅。

    她跟着服务员走进去。

    除了何母,吴欣自然也在。

    她拉出一抹笑容,对着服务员道,“摩卡,谢谢。”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

    她自若的走向何母,礼貌道,“夫人你好。”

    “坐。”何母微点了点头。

    岳芸洱坐在了何母的对面。

    何母这么打量着岳芸洱,上下打量,毫不掩饰,她开口,“你是岳芸洱?”

    “是。”

    “就是上次来帮何源拿文件的秘书?”

    “是。”岳芸洱答应。

    “这么一看,那早上我撞见的不三不四的女人”

    “也是我。”岳芸洱直白。

    何母脸色一下就难看了,“你现在还缠着何源?”

    “夫人,我们是真爱。”

    “真爱?!”何母冷笑,“你是真爱?当年你们读高中的时候,你怎么让何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丢尽颜面的?!”

    “当年我太不懂事儿,让何源受了委屈我现在也很后悔,以后我会好好弥补何源的,夫人请相信我!”

    “岳芸洱,我请你有自知之明。何源现在的身份地位,你到底哪里配得上他?我为什么要把何源交给你,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何母脸色很难看,“我今来见你,就是让你来离开何源的,何源不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岳芸洱低垂着眼眸。

    吴欣在旁边看得心里很爽。

    她就知道何母绝对不会允许岳芸洱和何源在一起的。

    “夫人,为什么?”岳芸洱看着她,“对您而言,你儿子的幸福更重要还是,在外人看到的所谓的那些虚伪的表象更重要?”

    “你什么意思?!”

    “何源喜欢我,我喜欢何源,我们在一起为什么不可以?!就因为我以前做过的那些无意伤害了何源的事情,还是我家道中落经历了一些不好的过往?那些经历都不是我主动去要的,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可以不要经历那些。而夫人却因为这些,就要全权否定了我吗?”

    “够了岳芸洱,别给我些有的没的,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不过就是为了钱,为了现在何源的发展才跟着何源的,要是何源还是以前那个穷子,你还会正眼看他一眼!”

    “我会!”岳芸洱笃定。

    “这些有什么用?!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告诉你岳芸洱,我也不想和你真的撕破脸皮,我不善于和人吵架,我现在心平气和的告诉你,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你进我何家的门,你要是识趣一点就乖乖的离开何源,我会给你一笔钱,你想要多少你开口!”何母直白。

    “我不要钱。”岳芸洱。

    何母蹙眉看着她。

    “我也不会离开何源。”岳芸洱直直的看着何母,“我过我爱他。”

    “爱他?爱他你就应该离开他!像你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和何源在一起,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死也有艾滋!”何母发怒。

    岳芸洱就知道,吴欣应该添油加醋的把什么都告诉了何母。

    她,“我没有,要是夫人不相信,我可以把检查报告给你!”

    “我现在不想和你牵扯太多,岳芸洱,你直接多少钱和何源断绝关系?”

    “夫人,我真的不会离开何源。”

    “岳芸洱!”

    “夫人如果真的想要让我和何源分,我只需要何源一句话,我绝对不缠着他,但是如果何源没有,我会一直和河源在一起的,谁都没办法分开我们。”

    “岳芸洱,你是给脸不要脸吗?”

    “对不起夫人,不早了我先走了。”岳芸洱起身。

    “岳芸洱!”何母盛怒,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

    岳芸洱看着她。

    “你真的以为何源不会给你提分吗?你觉得何源会选你还是选我?”

    “夫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不喜欢我,但我真的很爱何源。”

    “何源绝对不可能娶你!”

    “我不期盼他娶我。”岳芸洱,“但我会陪何源一辈子。”

    “你这么不知廉耻吗?”何母忍不住,大声道。

    岳芸洱咬着唇瓣,“我不觉得我爱何源是一件不知廉耻的事情。”

    何母被岳芸洱一下堵住。

    “夫人,我知道你很喜欢吴欣,但如果你能够给我会让我和你接触,我一定不会比吴欣差。”

    “你别异想开了,岳芸洱,你缠了何源这么久,你不过就是为了何源的钱而已。”吴欣连忙插嘴,就怕何母被服。

    不得不。

    岳芸洱一口咬定喜欢何源,这对何母而言也有一定的杀伤力。

    她真怕何母会动摇。

    “那是你不是我。”岳芸洱冷漠。

    “岳芸洱,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是不是大家心里最清楚。”岳芸洱,“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岳芸洱。”何母叫着她的名字,“我不可能接受你这个媳妇,不管何源是不是喜欢你,你是不是喜欢何源,今晚找你见面或许太唐突了点,但我希望你回去的时候好好考虑考虑。在这里,我明白的告诉你,你喜欢何源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但何源喜欢你,就是可耻的!因为你不配。”

    岳芸洱喉咙微动。

    她承认会有些心里波动,但她很冷静,她,“那吴欣为什么就配了?以何源现在的身价,他可以娶任何名门上门贵族千金,吴欣也不过出生寒门。”

    “她至少没有你身上的污点,我不想到时候何源的孩子出生之后,被人冠上杀人犯孩子的名号。”

    “夫人,你知道我为什么杀人吗?”岳芸洱真的很平静。

    她想,有些事情是可以解释的。

    何母直白,“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们看的只会是结果。结果就是,你因为杀人判刑两年半,而这个污点会跟你一辈子!”

    岳芸洱笑了一下。

    笑着看着何母。

    她,“您得很对,这个世界只看结果。所以,过程如何,都不重要!”

    ------题外话------

    二更来也。

    (* ̄3)(e ̄*)

    别忘月票哦月票

    愁死宅了!

    投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