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惬意人生 > 第五十九章相濡以沫与天地间有大恐怖
    陆修靠在直升的座椅上,想起来修罗的此行的目的,感觉有些压力

    “黑天鹅,蝰蛇,这两个人的棘程度不亚于修罗啊。”

    佣兵界的翘首,黑天鹅以易容和黑客技术闻名于世,蝰蛇以热武器的精通横行无忌。当两个人遇到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来到中国境内,很是让人担心啊。

    天色由暗转亮,亮了又暗。有些老式的绿皮火车隆隆的前行着,带来些许颠簸。周围的景色不断地变化,茂密的丛林,低矮的灌丛,荒寂的滩涂j面色沉稳的看着出现在窗外的枯黄的山地,化妆后犹是很坚毅的面孔上看不出一丝旅途的疲惫。看了一眼身边昨夜警戒站在已经熟睡的简,过往的种种霎时间涌上了心头。

    他和她的相逢真的是很偶然啊,因为组织的任务他奔赴了那个有名的旅游胜地。他现在还记得那时候的情景,一间宽敞明亮的酒吧屋,阳光几乎铺满了整个屋子,他正在柜台前要了一辈他喜欢的鸡尾酒。然后突然的嘈杂响起,一队黑色服装警察的突然出现,目光警惕的打量着屋内的每一个人。

    酒吧内的安静就像突然被扔进了一颗石子的水面,突然地喧嚣,然后又极快的安静。他看了看持枪的警察,随意的将搭在腰间抢上的收了回来。警察只是安安静静的询问着每一个人,他也听出来了,是在找一个单身的凶。一场暗杀刚刚完成,凶是男是女并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凶是一个人。

    “你一个人?”看着面前面色冷酷的警察,他举了举里的酒杯,“不我正在等人。”

    “证件,拿出来。”

    他有些暗暗叫苦,他的证件虽然真实度极高,但面前这些黑制服的家伙明显不是普通货色,估计也是这个国家的精锐力量,拿出来问题很大,普通人可能察觉不到这证件里面的猫腻,但是这些人一拿到就能知道其中的不对劲之处。

    他轻松的笑了笑,正思考如何脱身,又轻搭在腰间,那是他武器放的地方。这时候酒屋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女人匆匆的进来,一头金红色的头发显得野性十足,但是似乎没有料到屋里的情况“站住证件。”

    他看到了那个女人,金色的头发,洋溢着活力的躯体,精致的面孔。看着那双眼睛,黑色的眼睛恰好和他对视上。两人的第一次见面,默契就已经开始。

    “你好,我们两人是一起的。”

    “你好,我们两人是一起的。”

    他们两个分别对着警察了一句,相互迎了上去,然后亲密的一起走进了单间。门关上的瞬间,他松了口气,看着身边同样松了口气的她,他邀请到

    “喝一杯?”

    然后呢?都有发生了什么?出任务的一个礼拜时间,他被她的美,完全吸引。

    她就像一杯原始的酒,注入一点浓度,她便开始狂野;注入一点微笑,她便开始芬芳;注入一点母性,她便开始醇厚;注入一点冷艳,她便开始诱惑。他想他是爱上她了,突然而来的爱情让他不知所措,在他以往二十五年的生涯里他从未遭遇过如此激烈的心动。从未有如此的挂念某一个人。

    他向自己的朋友诉,几乎每个人都不能理解他的感受,一个礼拜,的确是很短的时间啊。

    然后他向她求婚,他之前想纵使自己被拒绝,也应该能很坦然的面对。但是当他膝盖跪地的瞬间,他感受到自己的强烈渴望,渴望面前这个因为突发事件而有些惊讶的她答应下来。失败?在他跪下的瞬间,他的脑海里就不存在这个字眼。结果是美好的,她答应了,所以两人应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是吗?

    看着窗外的已经平缓下的土地上裸露的苍黄,他苦涩的笑了笑,上帝是爱开玩笑的不是吗?

    结婚了年多的他们,生活就像淡水般无味。婚姻就像坟墓,让他们过着死水一潭的生活。他有任务时外出,时常几十天不在家,而她也往往因为公司的事外出很久。他不得不些谎言来掩盖他出去执行时的任务,而她的言论有时候也总让他感受到哪里不对。或许生活的一切就是如此,从激烈到清淡。磨平一切的美好和憧憬,一切的希冀和激情。

    然而谁能想到这仅仅是表象呢?背后他们都各自隐藏着自己的真实。

    他和简分属两个不同的秘密杀构,但彼此却不知道对方的职业身份。他代号“蝰蛇”,而她却是圈子里神秘的“黑天鹅”。互相的隐藏,竟然就这样在七年中度过了,耳鬓厮磨,床榻私语间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彼此的身份。不可思议吗?他也觉得。不过,生活的寡淡开始有了转,那应该是两年前吧,他们遇见了一个人。

    那就是那个即将还未见面的九弟,妻子在上的认识的。九弟?嗯,这是他们夫妇两个对他的昵称,他一直好奇自己的这个素未谋面的九弟是个什么样的人。纵使隔着屏幕,他们夫妇两人也能感受到这个自称九的九弟的魅力。当这个九弟开始请教一些问题的时候,两人也会做出一些回答。

    然后呢?他和妻子开始相互有了些浅显了解,他开始知道简竟然是一个电脑高,白宫的络也能入侵。他也籍着和九弟交流的会,把自己的隐藏一点点的揭开。拥有一好厨艺,懂得品酒,相互之间竟然都懂得多种语言这样他们发现了彼此之间五年都不曾发现的东西,生活隐隐有了以前的感觉,那种甜蜜和热烈。

    直到他接到一个任务,他们彼此才完全的了解。

    那是他的最后一个任务,他向组织申请退出后的,组织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完成以后,他就可以完全的自由。退出这片江湖的血雨腥风。

    那是美国一个极为隐秘的家族的基地,内里有正在进行的关于人体的研究。恰好那时候他们夫妻收到了九弟的信息,那个他们夫妻两个一直当作弟弟的九,身体出了极大的问题,他想完成以后,也能给九些帮助。

    那时候妻子也有事外出,一个会,他摆脱以往的会。谁能想到那是一个阴谋呢?当他在那个基地的附近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几乎来不及惊讶彼此的身份,他们两个就陷入了重围,当他们合力杀入基地找到东西冲出后,找到了各自的关系,才知道彼此之间竟然隐藏了那么深的秘密。几乎就在他申请退出组织的时候,妻子也申请退出,两个组织为了清理他们两个,竟然合力设了一个陷阱,那个大家族的存在是他们背后的组织都需要仰望的存在,引诱他们去哪个家族的基地,将他们的行踪泄露给那个家族,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夫妻两个碰头后竟然杀了出来。

    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中国的俗语指的就是这吧。没有人料到那个家族对基地中资料的重视,它的资源动用起来很快就将原有查了个清楚,他们夫妻两个身后的组织受到了空前的打击。

    之后便是三方联的追杀,没有任何犹豫,他们两人通过一种不确定的渠道把资料给九弟邮过去,因为是渠道的不确定,隐秘性极强,纵然是他们自己都无法确定资料被送到了哪里。然后他们开始了逃亡。三个月的时间,加拿大,法国,英国,瑞典,他们都去过。但每一次尾随而来的追杀让他们不得不再度逃亡,中国也是无奈下的选择,意识形态和制度的原因,一些雇佣兵和杀在中国境内几乎达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但是简的化妆技术和黑客技术终于给了他们歇息的会。

    思绪的漂浮间,他看着车外的北方冬天荒芜,这次见完九弟,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会如何。七年夫妻,猛然一天发现彼此形同陌路,这种感觉,简直无法形容啊。

    此刻的陆谦在做什么呢?巍峨的王屋山,在冬日中,尽显肃杀之感,万物凋零这本就是大自然的伟业,生命的荣枯,岂是人力可以干预的。

    陆谦将拎着的箱子寄放在山下。自己一个人上了山。

    冬日里的王屋山,并没有往来的游客。但还是偶尔有些香客,上山祈福或者还愿。

    一路直接到了后山,道童静余又在背道藏。粉雕玉琢的,脸蛋在冬日里红通通的,显得可爱无比。

    见到陆谦打了一声招呼

    “大哥哥好。”

    忽然让陆谦想起来了,在帝都游玩的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问路朋友。当时那朋友亲切的喊陆谦

    “哥哥”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喊了陈辉

    “叔叔”

    当时陈辉差点急眼,要拉着那朋友强行解释一波,不过被鸿夫子给拦了下来。是童言无忌,何必和一个孩子较真。

    想到这里,陆谦笑了笑。

    示意道童继续,自己向里屋走去。

    王屋山后殿,老掌教将天盘收了起来。果然,每当算到陆谦的时候,天便变得混淆无比。

    想到刚送上山的灵米,老掌教叹了口气,大变之世啊。

    陆谦走了进来

    “什么大变之世?”

    老掌教看了陆谦一眼,指了指一个青皮草编制而成的蒲团道,

    “坐”

    陆谦坐下。

    老掌教也没什么客套,就开始了。

    “自从你和阳儿从洞天里出现,在你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模糊起来。以前你身上也很模糊,但是还能有一些端倪,那次之后,就不行了。甚至当初静阳想给你算一卦,差点都遭到反噬。这就不仅仅是天被遮掩那么简单了,而是,你自身就相当于天的一部分存在。”

    陆谦想了一下应该是自己头脑中的东西的缘故开口道

    “这个不是我隐瞒,实在是有些东西不方便。”

    老掌教摇摇头

    “其实我想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件密辛。”

    陆谦好奇的看向老掌教

    “天地之间,有大恐怖。”

    陆谦看着凝重的出这件事的老掌教。

    “道家的创始人,是老子。当前以圣人之身西出函谷关,就再也没有了声息。还有那个时期的诸多百家人物,大都晚年扑朔迷离,野史纷纷疯传,但是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法。有一种法是,这些人都去了一个地方,为了镇压某些东西。”

    陆谦皱了皱眉头

    老掌教继续道

    “事实上,这并不是妄自猜测,道家的典籍很多都隐约提到这点。这天地间有大恐怖,几乎所有成圣的人都在镇压这种恐怖。但是之后成圣的人越来越少,这方天地的意识便开始动用自身的灵力镇压。这便是末法时代来临的缘由。”

    陆谦有些惊讶。

    “这个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最起码我就算出来了,这世界的大劫难即将到来。洞天复苏就是一个标志,因为已经压制不住那种恐怖,所以索性放开。”

    陆谦想到了那梦中的星际大战。难道那是世界的劫难?

    “但是你是希望,自从你出现以后,不仅你的周围是混乱的,就是原先已经注定毁灭的世界的结局,也变得混沌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你里,应该有着能改变世界的东西。”

    陆谦听到这里,忽然想起了自己当初从沪都辞职的理由

    “回家种地,顺便拯救世界。”难不成自个真的要成为拯救世界的男人?

    老掌教看着陆谦,笑道

    “你没否认,看来你是真有能力?”

    陆谦笑了笑

    “清虚爷爷,五色米便是计划的开始。”

    老掌教笑了笑

    “那米我看了,虽然药效比不上洞天里的千年灵药。但是对身体的温养,能将人体的素质提升到一个恐怖的境界。有王屋山和九门在,在原水城自然可以从容布局,但是以后怎么办,九你可是要谋划好。毕竟这世道多的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什么世间大义,在他们的眼里根本不存在的。”

    陆谦点头示意明白。

    这时候忽然响了起来,陆谦一看是秦素的

    “九你有两个朋友来找你?问他们叫什么名字他们也不,,只是你简姐?”

    “简姐?”陆谦一惊,颇有些欢喜,这见友都跨国界了?一个惊喜,他对那两位给予自己非常多帮助的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充满了感情。一种很微妙的感情。

    沪都的人情诡谲,勾心斗角,在生活的压力下,人人为了工作为了职位为了金钱,至于什么情谊,抱歉那是一种奢望。

    特别是能在沪都生存下的企业,遵循的莫不是适者生存的竞争法则。在那个环境与人将心比心,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陆谦想起了自己离开沪都的理由,强大的推衍功能让他看清了以后的道路。他一路走下去,能做到金融寡头的位置,但其中的利益博弈,朋友倒戈。梅梅姐,那个一直和自己做策划的四儿,以后可都是敌人啊。大家反戈一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有些事情,你现在看起来不可思议,但是当你真的到了那个时刻之后,就会发现那是顺其自然的选择。翻为云覆为雨啊,酌酒与君君自宽,人情翻覆似波澜。白首相知犹按剑啊。

    但是那两位在上相逢的人,却诡异的给他一种家人的感觉。陆谦能感觉到,和两人交流时,对方表露出来的亲切。陆谦也很奇怪,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他很确定,这种关切不是那种伪装出来的关切。自然而然,他也将两人在心里留了个特殊的位置。

    三天前看到的资料,那绝是能牵动一个国家力量为之运转的存在,实话他也挺好奇,两人是如何得到的。没想到两人却是来找他了。

    陆谦诸多回忆一闪而过,电话那边的秦素却是到“你最好赶紧回来,你四叔他们那两个人不对劲,我看着气氛也有些紧张,你四叔他们跟到了老虎进家似的。”

    陆谦应了一声,赶忙向外奔去。他也隐隐有所感,自己一直称呼为哥哥姐姐的两人不会是普通人。要是真是和村里人起了什么冲突就真无奈了。

    j和简刚到济水城的时候,就被这地方的民风淳朴感染到了。经济应该是个不算发达的城市吧,每个人有着独属老实人的狡黠。看着里硬被塞过来的大枣,面前的阿姨面容可亲。简拗不过,咬了一口,嗯,的确好吃,看着阿姨那笑眯眯的脸庞和简脸上的满足,旁边的j笑了笑了“嗯,给我们称两斤吧。”

    “好嘞。”阿姨的面上的笑意顿时又浓了几分。然后阿姨听两人前往十八岭,还热心的拉过一个旁边卖核桃的老头,指给他们。

    事情就出在这里,这老头就是易了容之后的陆浮图,一生虽然不如陆浮生般波澜壮阔,但是也是走过大江南北的人物。但是一双眼睛却是贼毒。

    当下眼一眯,打量了两人一下,心中微微一禀。前些天陆老爷子召集村里所有能的上话的人,将灵米的效用了,他们也都明白灵米的重要,对于外来人,就自然的多了些警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