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食灵记 > 27、妈妈死亡的‘真相’
    林应当然有自己的心思。他救了雷羽,自然就有了独吞这些剥皮魔的理由。

    同样他也认为,雷羽身上还有着利用价值,才会果断出!

    “林先生,刚刚多亏您了。”雷羽来到林应身边,对他道谢。

    不管怎么,这份救命的恩情,雷羽不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意思。”林应听后,对雷羽神色平淡地了声。再是涌动出天揽血,不断消化那些剥皮魔的尸体。

    “补充一下吧。”林应目光转向姚盛,示意他一起食用。

    这让姚盛不胜感激,明白自已又是坐享其成了一回。但他也是知道分寸,只取了其中一具尸体,召唤出食灵之胃消化。

    见到姚盛这举动的林应,也没什么,一口气将剩下的六具剥皮魔尸体溶解殆尽。这个时候,他能感觉到自身的显著变化。

    食灵共有着末位、生胃、运灵、上位的等级之分。在这之上,便是王位八层阶梯。

    这阶梯具体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林应并不是很清楚。可自身的状况他是非常明白,这是渐变的征兆。

    再这样继续下去,他距离王位阶梯的第一层,也不会太远!

    “继续走吧。”林应对雷舜道。

    雷舜闻言,也是继续赶路。毕竟时间紧迫,此行的任务不单单是这群嗔,更是隐藏在所有那之后的‘虚’,也正是窥忆魔。

    “那窥忆魔操纵着所有的剥皮魔。你觉得,它会不会在计划之前就下令让剥皮魔们返回这里?”林应脑海划过了那张人皮,猜想到这个可能。

    “不会!”雷舜否决了林应的猜想,笃定地道:“那些剥皮魔,全都在替窥忆魔服务。它们纵然返回,也只为将人类的生气带回来供养它罢了。”

    “供养”林应听后一惊,忍不住狐疑:“剥皮魔不是从祭坛里孵化出来的?”

    雷舜听怔了怔,这才想起这事,“抱歉,林兄,前面是我瞒着你。嗔的巢穴已经易主,它们的服务对象也只能是虚。它们屡次进出灵缝,是为了喂养虚。产卵的事,本是由王种嗔负责,可这里面的王种嗔只怕已经所以,哪里还来的产卵呢?”

    林应听雷舜这回答,也是不再迟疑,将附体在周甜身上的剥皮魔幼崽的事了出来。

    “什么?”雷舜听后相当震惊,怎么还有剥皮魔产下的幼崽?

    王种嗔已经被解决,这是铁证如山的事。可照这样,那只被放进周甜体内的幼崽,究竟会是什么?

    雷舜看了眼林应,有些不解地问:“林兄先前为何将如此重要的消息隐瞒?”

    “我们都是一路走来,不都是相互隐瞒吗?”林应反问。

    雷羽听后,眼瞳里多了些怒意那个女孩体内,居然还寄居着一只剥皮魔的幼崽!

    剥皮魔这种阴冷邪恶的异灵,性情残忍,尤其喜欢将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它们浑身上下,无一不是负面情绪,卑劣而受人鄙弃。

    面对强大的外来者,它们将自已的巢穴拱让出,自甘为奴。而面对弱的人类,它们会采取连坐制的方式去杀害蹂躏。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消息现在才?他就不考虑一下,那个女孩身上会发生什么?

    雷羽无法抑制住内心的躁动,刚想出声,却被一个声音粉碎了所有念头。

    “先前的那些事,我就向林兄陪不是了。”雷舜着,弯身辑了一礼。

    陪不是?

    不敢置信,一向嫉恶如仇的大哥,居然会出这话来?他担心的,难道不应该是那个女孩的安危吗!

    那只是个正常的人类女孩,拿什么去对付这种邪祟恶魔?

    这到底是何意?

    暗中观察着雷羽神色的雷灵,连忙低声劝慰:“体谅一下你大哥,他有自已的苦衷。”

    “可是”雷羽心底就像翻了五味陈杂,最终无声地点了点头。

    也许,这也怨不得大哥。

    义父去世的这几年里,大哥一直很累,为了完成义父的遗言、为了光复雷家的遗志,他的性情也是日渐变化。

    可这怨不得任何人当真是时也,命也啊。

    林应只淡漠地点头,没再什么。

    什么狗屁道义,在真正的利益面前,抛弃又如何?暴露出真实野心的雷舜,已经不会在意他人的看法。

    林应也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什么能如此吸引着雷舜?

    地穴位于不见天日的深处,地气深冷,道路湿滑,到处遍布着奇状怪石。

    随着一行人的深入,一股阴翳感也越来越强烈。

    伸不见五指的漆黑中,仿佛有双冰冷而充满了怨恨的眼睛!

    林应同其对视,没有任何畏惧。

    雷舜这时心事重重,林应先前出救下雷羽跟雷灵,自然不可能出自什么好心好意。他也没料到,这家伙身上,居然还藏着那样可怕的武器?

    但也无妨,待布下阵法,一切就都成了定局。

    接下来的过程里,他们先后碰到了不同数量的剥皮魔,都被林应用吞弑给一一斩杀。

    只不过,那冰冷的感觉愈发强烈——————

    “呵呵,哈哈”

    就在这时,所有人的正前方位置,响起如狂风般一啸而过的笑声。

    这当中,有着狂妄、恨意、更多的是嘲讽。声音沙哑而低沉,配合周围幽暗的环境,如同来自地狱的魔音。

    “诸位当心,幻境是虚的拿好戏”

    当雷舜到‘戏’字时,林应极其诧异地发现,这里居然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这到底是”林应有些疑惑,想起了雷舜对窥忆魔的描述。

    擅长制造幻境。

    幻境?

    林应反应过来,这是窥忆魔的能力。

    于是,林应开始环视着四周,发现原先的阴暗与森冷全都消失了。这里阳光明媚,人流如海,如果没看错的话,正是在木江市里的一处。

    “林应,你在想什么?”很快,一个柔和而温暖的嗓音使他惊讶。

    “汪妍?你怎么在这?”林应身边站立着的,是个面色布满着柔和的女孩。

    她的外貌谈不上多美丽,可那双眼睛却空灵有神,澄澈而毫无杂质。

    汪妍听后愣了下,不明白林应这话的意思,“我、我怎么了?我一直在这呀。”

    “是吗?”林应的神色骤然变得阴冷,他再三观察着这个‘汪妍’,瞬间从影子里拨出了吞弑,用淡淡地口吻道:“那你装错人了。”

    罢,林应就挥剑斩去!

    先不这种低级骗局是什么意义。就在木江市时,凭汪妍所展露的真正力量,有什么理由被只的一等异灵带来这个地方?

    ‘汪妍‘倒在了血泊里,周围的场景逐渐渐渐虚化。

    新的场景,再次凝聚出来。

    林应环顾四周,发现自已正站在一个教室的走廊上。

    向窗户内部望去,里面是一排排整齐坐着的孩子。他们神态不一,但年幼而稚嫩的面孔上,有着难以言述的蓬勃朝气。

    教室里非常安静,只有老师轻轻的念书声。

    “嗯,这个是”

    就在这时,坐在最角落里的孩子,吸引了林应的注意。那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童年时期的自己!

    “又变花样了?”林应喃喃自语了一句。

    教室内的老师与孩子们,都对林应视若无睹,仿佛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林应眼睛眯了眯,他倒也不着急,反而想看看这窥忆魔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幻境,顾名思义,是虚幻、假象之境。可林应觉得这一幕相当熟悉,等等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刚进入学校的第一周。

    同时,也是自已母亲消失的时期!

    “妈妈。对了,如果再发展下去的话”林应内心顿时生出一个想法,如果再看下去,会不会明白些什么?

    这样想着,内心的渴望与期待,被瞬间点燃。

    那是段相当模糊的记忆,母亲的消失极其神秘。不定,自已能反过来利用这幻境来目睹一下当初的经过呢?

    林应陷入了沉思。最终做出决定,先观察一番。

    这一天过去的相当快,放学期间,林应跟着那个‘自己’,向家里的方位走去。

    这个时间段的自己,已经明白了跟人类是有区别的。

    正常的人类孩子都需要饮食休眠,可自已却不用,这事如果出去,一定会被大家当作怪物!

    即使对同龄阶段的孩子不感冒,但自已仍然会保持警惕。不敢将这种事告诉任何一个人。

    这些事,母亲也明白,可她却是个人类。

    在当时,林应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现在想想,这当中的疑点实在太多了。

    母亲难道会不晓得父亲的事?或者,她真的只是个正常人类?

    林应的眼神泛起了冰冷,往事都是过眼云烟,再追究起来也毫无意义。可不知怎地,这窥忆魔的幻境,却让林应涌起了希望。

    于是,他一言不发跟着那个‘自己‘,悄无声息。这是十多年前的木江市,与现在的木江市对比,变化真的相当大。

    可无论是一草一木,都能找到熟悉的痕迹。到底是曾经土生土长的地方。

    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家‘。

    “应回来了?已经上了一个礼拜的学,怎么样啊?能跟大家相处吗?”开门后,一个外貌温婉的女性,面带笑颜朝年幼的自已问道。

    此时此刻,林应的瞳孔里掠过了惊讶。

    没错,正是这一幕,自已关于母亲的记忆,就到这里为止。

    第二天后,妈妈的踪迹就彻底消失。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不喜欢他们,他们有什么资格跟我相处?”年幼的自己出这话时,脸上充满了阴冷。

    嗯自已没过这话吧?

    印象中,母亲是唯一能跟自已沟通的人。即使她只是个人类,但母爱的力量是那样伟大,他时常在想,如果母亲还在,那么自已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到后面时,自已还会在偶然的岁月里碰见汪妍。这样一来,不定自已的世界,真的会被希望与温暖给照耀。

    但这个幻想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林应的神情就坚定下来。现在,自已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解开围绕在他身边的谜题,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仅此而已!

    林应清晰记得,自已不会出让妈妈难过的话。只是先前的自已

    “孩子,你听妈妈,其实你跟大家没什么不一样。你们年纪都差不多、又是单纯的年龄,应该很好相处才对。妈妈明白的,你生来就与众不同,可不管怎么,在妈妈心里,你永远是最听话、最懂事的好孩子!”她蹲下来抱着自已轻声念道,语气是无尽的温柔,也是宠溺却毫不做作的母爱。

    “你是我妈妈?”这时,那个年幼的‘自己’突然用巨力挣脱开了她。

    同时抬起头,黑白的瞳孔竟然变成了金色,声音犹如回响于九幽地狱的魔音:“一具‘尸傀’而已,有什么脸面来冒充我的妈妈?”

    这、这怎么回事?

    “你不是应?你、你究竟是谁?你把他怎么了?”她听后,眼里有着震惊。

    “到底怎么了?”林应完全找不到有关这画面的记忆。

    只是,令他更无法置信的事发生了!

    “快给我去死吧。”那个‘自己‘喊了一声,吞弑剑直接从撕裂虚空,将她身体斩成了两段。

    果断而醒目!

    她挣动了两下,再也没有了动静。

    林应定睛一看,却是讶异地发现,母亲的尸体已经变成了具写满了奇异符字的木偶!

    这明显是除灵师的傀道法。

    “这样一来,你就没了阻拦。做你想做的吧,从今天起,无人能妨碍你。”

    那个自已着,金色的瞳孔转向在门口处驻足旁观的林应,当中泛起了浓重的玩味与冷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