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故国魂游 > 第三十二章 发难
    随着冰冷地声音传出,一股惊人的杀气从杨主簿的身上散发出来,使得整个演武场上的奴仆,都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楚飞感受到杨主簿的杀气后,脸色也是冷了下来,淡淡地道“擂台之上本就是生死有命,哪里来的之?若真如你所的话,那我还不如自缚双罢了,还用得着比嘛!”

    杨主簿冷笑一声“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奴才,下狠辣不,竟敢出言相撞,看来这王府中的规矩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笑话,难道奴仆就应该坐以待毙,任人欺凌吗?自己偷袭不成,反而要怪别人躲开,真是岂有此理!”楚飞怒极反笑道,没有想到这个杨主簿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偏袒云破天,看来二人之间的关系必然不一般。

    “恶奴!竟然敢口出狂言,定然不能轻饶你!”杨主簿被楚飞反驳的哑口无言,便恼羞成怒地想要动武,魂力外化成一直巨,向着楚飞抓了过去。

    看见杨主簿出,楚飞自然不想坐以待毙,刚想运转体内魂力时,一道人影已经挡在了楚飞面前,对着迎面而来的巨,淡淡地道“杨主簿且慢动!”

    这声音清脆悦耳,仿佛玉盘内的珍珠,温柔清亮,楚飞仔细一看,发现挡在自己身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寒潭之中所遇见的红衣女子。

    杨主簿一见红衣女子出现,便连忙收,将汹涌在体外的魂力散去,对着红衣女子行了一礼道“卑职参见四姐。”

    “四姐?她就是灵儿的姐?曹家四姐曹彤萱?”楚飞心中暗道,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那次在寒潭边楚飞心中便有过这样的怀疑。

    “杨叔,你也是府内的老人了,怎么能对下人擅自出呐?更何况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曹彤萱扫了一眼周围的围观者,懒懒地叱责了杨主簿一句。

    一瞬间,杨主簿的头上便有冷汗冒出,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是是卑职卑职糊涂了还请姐宽恕。”

    见之前趾高气昂的杨主簿,被曹彤萱一句话便吓得脸色苍白。没有想到,曹彤萱却没有放过杨主簿的意思,反而继续敲打道“不过杨叔你也没有错,这王府里的规矩也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要不然都忘记谁才是这王府的主人了!”

    顿时,杨主簿便面如死灰,心中一沉,连忙张口道“姐教训的是,卑职实在是被那恶奴气昏了头,才会妄语的”

    曹彤萱却没有理他,对着灵儿挥了挥,灵儿便将赵文举带了过来,对着灵儿道“事情既然是由你惹出来的,你就把来龙去脉老老实实地向杨主簿清楚吧。”

    “是姐。”灵儿点了点头,便开始向杨主簿清楚楚飞和云家兄弟俩的恩怨。杨主簿心中虽然有心偏私,但见曹彤萱插后,便不敢在明目张胆的偏向云破天。只能将仇恨压在心中,表面上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是卑职失察了,请四姐责罚。”听灵儿讲完事情的经过之后,杨主簿便一脸懊恼地道,希望以退为进,尽快从此事中抽身,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四姐不可能永远护着那个下等仆役,到时候

    曹彤萱见杨主簿如此,便知道他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但却没有破,毕竟自己虽然是王府中的四姐,但是杨主簿也追随自己的爷爷多年,是府中老人,自己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对他惩罚过重。于是便道“杨叔你只是一时失察罢了,何罪之有?但是这云氏兄弟,仗势欺人,在府中行恶,不可不罚。押下去关禁闭三个月吧!”

    人群中的云霄,听见此话以后,瞬间就脸色苍白,整个人都呆在那里。

    杨主簿心中也是一紧,这云破天可是自己的私生子,被人打成重伤后,自己不但没能帮他出气,反而让他被关禁闭三个月,这让自己如何能接受?刚想开口争辩时,一道声音已经抢先出现了。

    “妹,我看此事这么处理,实在是不妥吧。”

    楚飞循声看去,发现从远处的阁楼上,走下两个青年。一个青年身穿黑衣,看起来十分地英武,之前那句话便是从他口中出。而他旁边的那一青年,一袭青衣,长发束冠,看起来倒是颇为不凡,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让楚飞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打量着那个青衣男子时,那个青衣男子仿佛有所察觉般,和楚飞对视了一眼,然后居然冲楚飞温和地笑了笑,这让楚飞觉得十分地奇怪,但伸不打笑脸人,楚飞也只好冲着他点了点头。

    看见黑衣男子走来,杨主簿仿佛有了看见救星般,连忙迎了上去,低声道“二公子,你看这”

    二公子淡淡地笑了笑,回了句“无妨,我自会处理。”完,转头看向了曹彤萱,笑着道“没想到爷爷他老人家一外游,这王府中就轮到妹你主事了。”

    曹彤萱听后,秀眉一蹙,轻声道“二哥你这是的哪里话?这诺大的王府岂能由我这一个姑娘家的做主?还不权仗大哥和你主持。”

    “既然不是你主持,那我可就要亲自管一管这王府了。”二公子淡淡地道,然后盯着楚飞,喝道“来人,将这个奴才给我拿下!”

    周围前来看热闹的奴仆微微一愣,虽然不明白这二公子究竟想唱哪出,但还是有三个聚魄境的护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就要上前将楚飞拿下。

    楚飞眼神冷了下来,不明白自己和这个二公子无冤无仇,他却为何想要对自己下。一旁的曹彤萱也是一愣,便喝道“住!二哥你想干什么?楚飞他依照约定比武,坏了府中的哪一条规矩?你就要抓他?”

    “哪一条规矩?他私吞魂药进行炼魂,证据确凿,我抓他有何不对?这可是死罪!”二公子不紧不慢地道

    “天哪,这楚飞居然敢私吞魂药!”

    “我就呢,他怎么会进步如此之快,原来是私吞了魂药。”

    “这下他子死定咯。”

    周围的看热闹的人群,瞬间热闹了起来。没有想到楚飞居然敢私吞魂药,这在王府中可是死罪!

    曹彤萱心中也是一惊,虽然她也觉得楚飞进步的实在是太神速了,但也没有想到楚飞居然敢私吞魂药。于是连忙向楚飞看去,想要看他怎么解释。

    听二公子自己私吞魂药,楚飞心中先是一惊,然后反而平静了下来。每次服药时,自己都会把魂药催生一株放回原处,不可能会被别人发现的。见曹彤萱看向自己,便张口道“二公子我私吞魂药,可有什么证据?”

    “呵,你要证据嘛?那我就给你证据。”二公子挥了挥,后方便走出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负责管理楚飞二人的王福!

    “王福,把你知道的都出来。”二公子淡淡地道

    王福看了眼楚飞和赵文举,然后低着头沉声道“是,二公子。的昨天去药田巡查时,发现楚飞二人所看管的药田中,丢失五年份灵芝两棵,三年份青冥草三株。共计魂药五份。”

    “不可能!今天早上我察看药田时,魂药还完好无缺,怎么可能会丢失!”赵文举听完立刻大声反驳道

    “你是楚飞的共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相信你?”二公子讽刺了赵文举一句后,便看向楚飞,喝问道“胆大包天的奴才,你还有什么可的!”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