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路逍遥 > 第627章 自己的酒自己喝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卧槽,你们……哎吆,疼,轻点啊。”

    董海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只剩下痛苦的哀嚎了。

    当然,这些保安有了服务员的告知,并没有对董海波下死手,只是狠狠的暴揍了他一顿而已。

    即便是如此,也把董海波打的半死不活。

    连着被揍了三顿,简直是董海波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看着鼻青脸肿,满身鞋印和血迹,脏兮兮的董海波,叶宇就不觉得有些好笑。

    你说你放着堂堂的大少爷不去当,非要自己作死,何必呢?

    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对董家下手,叶宇就没有打算收手。

    如果他们家族真的没有做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情,叶宇也会酌情处理,给他们一个机会,放他们一条生路。

    可经过彭斌他们的调查显示,这董家不但坐着非法的生意,甚至还联合着川省那边的人,在做一些毫无人性的实验,这就更加坚定了叶宇的决心,不把董家给除掉,他誓不罢休。

    当然,在除掉董家之前,他也要好好教训一下董海波。

    让他明白做人的道理。

    毕竟他还年轻,也没有参与家族里面的龌蹉勾当,有朝一日能够从牢里走出来,兴许还能够造福这个社会。

    “董海波,现在你还觉得我们酒店的员工好欺负吗?”

    服务员冲着董海波冷冷的问道:“还想不想让我滚?”

    董海波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再敢发声。

    那么多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即便是想发声,也没有那个胆子啊。

    “现在可以把你的账单结一下了吗?”

    服务员又问,“时间已经过去了,你没有办法退菜,抛开帝王厅的贵妃醉酒不谈,你还需要支付我们二十七万六千八百块钱,不知道你的钱准备好了没有?”

    “我打个电话问问。”

    董海波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嚣张的气焰了,颓然的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

    刚刚接通,他就哭了出来,委屈的说道:“爸,你快来救救我。”

    “怎么了?”

    董宽关心的问。

    “他们打我,都打我,快把我打死了,胳膊都被打断了。”听到董宽的关心,董海波哭的更凄惨。

    “谁打你了?”

    董宽一听就急切的问道:“不就是欠了他们一顿饭钱吗?至于要动手打你吗?再说,咱们董家在玉宇酒店也有账户,实在不行,你也可以挂账啊,怎么会动手呢?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不好意思,你们董家的账户已经被注销了,从此以后,你们董家不再是我们酒店尊贵的客人,甚至说,以后凡是你们董家的人来我们酒店用餐,都会被拒之门外。”服务员在旁边冷冷的说道。

    这是田可为的规定,敢得罪老总,那就是死路一条。

    田可为可是亲眼见证了云溪县得罪老总的那些大家族,没有一个人还能够完好无损的。

    他相信,哪怕远在并阳县的董家,既然得罪了叶宇,也一样不会有好结果。

    “爸,你听到了没有,他们把我们家的账户给注销了,还不准我们董家的人来他们酒店用餐。”董海波哭诉道:“你能给我点钱让我先把账给结了,然后回家吗?我想妈妈。”

    “混蛋,有钱的话我会不知道给你吗?”董宽气愤的说。

    “没钱?你借不到吗?”董海波一愣,自己父亲人脉那么广,即便是资产被冻结了,也不可能连二十多万都借不到吧。

    “吗的,那群白眼狼,见到我们董家被调查之后,一个个都躲着我们,谁还愿意借我们钱啊?”董宽很是无语的说道。

    “那怎么办?我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了。”董海波急了,没有钱,难道他真的要在这里给别人打扫厕所吗?

    他可是堂堂的董家大少爷,哪里经受得住这种委屈啊。

    “还能怎么办,先自己想办法,我还要忙着把家族的资产给解冻呢,没时间顾及你啊。”董宽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先撑着点,等我把这边的事情解决完了,再去救你。”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董海波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嘟嘟声,心直接沉到了谷底,拔凉拔凉的。

    “怎么样?筹到钱了吗?”

    在董海波挂掉电话之后,服务员冷冷的问道。

    董海波没有说话,可他脸上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既然没有钱,那菜我们也不会给你上,而且你现在也不能再这里吃饭了,必须要给我们酒店打扫厕所来补偿我们酒店的损失。”服务员淡漠的说道。

    “我现在胳膊断了,能不能等我伤好了之后再去打扫啊?”董海波想要用拖字诀。

    只要他爸把家族的事情摆平,资产解冻之后,他就能再次恢复大少爷的身份,就不用再去打扫厕所了。

    “你觉得可以吗?”服务员皱着眉头问。

    不过在问这话的时候,他看向了叶宇,征求他的意见。

    叶宇也清楚,如果自己不开口的话,这些人肯定不敢擅作主张,便笑着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吃饭,等吃完饭再让他去打扫厕所。”

    “听到没有,人家这位先生多会说话,和声和气,问声细语的,听着就让人舒服,就冲他这说话的态度,我决定给他个面子,让吃完饭之后再付账。”

    服务员立刻就拍起了马屁说:“如果吃完饭,你还没有钱付账的话,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必须要给我们打扫厕所。至于胳膊受伤的事情,不归我们管。”

    说完之后,服务员就带着那群保安离开了。

    “董海波,你应该谢谢我,又给你争取了这么长的时间。”叶宇冲着董海波玩味的说:“而且这顿饭是你出钱,所以等会你也可以享用,不用跟我们客气。”

    “叶宇,你他吗的究竟是什么人?”

    即便是再傻,董海波也看出来了,这酒店的人都在暗中帮着叶宇。尤其是刚刚那个服务员说话的时候,总是看向叶宇,见叶宇没有反应了,他才敢继续说下去,甚至最后那个问题,他还像是在征求叶宇的意见。

    再加上之前耿乐的忠告,董海波依然明白过来,这次真的是踢到了钢板上了。

    “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吗?你不觉得一切都太晚了吗?”

    叶宇冷笑着说道:“我让耿乐找你的时候已经算是给过你机会了,可你呢?珍惜了吗?”

    “既然你自己都不懂得珍惜,那就不能怪我下手无情了。”

    “至于我的身份,暂时还不想跟你说,等晚上去并阳县,咱们到董家的老宅说吧。”

    “你还要去并阳县?”

    董海波一愣,忙问道:“这么说,我们家族的事情也是你在背后搞鬼?”

    “什么叫背后搞鬼啊?如果你们家族没有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即便是被查,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叶宇反驳道:“可偏偏他们做了,那我就不得不管上一管了。”

    “人在做天在看,亏心事做多的话,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今天就是你们家族遭到报应的时间。”

    “你,你,你究竟是谁?我调查过你的身份,不过是省城中医大学的一个教授,怎么可能具备这么大的能量?再怎么说我们董家在并阳县也是排在首位的家族,你怎么可能说调查就调查呢?”董海波再次问道。

    “先别管这些,咱们先来说一下眼前的事情吧。”

    叶宇摆摆手道:“我们几个要么是老师,要么是学生,不喝酒,你点了那么多的酒水,还都打开了,所以你要自己给喝完,不然浪费就有些可耻了。”

    “喝完?”

    董海波皱着眉头,一脸苦涩的说:“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可有十多瓶呢,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喝完?”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宇淡漠的说:“谁让你点了那么多的酒水,还在里面下了佐料呢。”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下了佐料?”董海波无语起来,叶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药粉都倒入到酒水里面,按说根本不可能被看见。

    再说,当时叶宇也提出过质疑,他早已经把药粉纸包给藏了起来,已经算是自证清白了。

    “你看看那是什么?”

    叶宇指着掉落再董海波脚下的那团药粉纸包,笑着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药粉应该能够催化人体内的某种激素,可以无限扩大一个人的想法,让他做出冲动的行为。”

    “你在我们之前,把这种药性的药粉倒入酒水当中,究竟想干什么?”

    “我,我……”

    董海波像是被抓了一个现行,呆滞的说不出话来。

    叶宇解释的非常到位,让他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一会警察就要来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在酒水里面动了手脚的话,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叶宇玩味的说道:“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建议,把这里的酒水都喝完,警察来了就死无对证,你也就能够逃过他们的制裁,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