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429章 【九个徒弟,硬怼皇妃】
    夜色迷离,微微有风,天上一轮明月,照的大地发白,忽然门外传来一股肉香,钻进鼻子引得众人饥肠辘辘。

    耳听外面几个彪子大呼小叫,似乎正在相互指责有人偷吃,吵吵嚷嚷之间,一口巨大的铁锅突然出现在院中。

    这几个夯货直接把锅给抬来了。

    “师尊,师尊,过来搭一把手啊……”程处默累的满头大汗,人还没到先自大声吆喝,道:“这锅太沉,烧的又烫,再加上我们宰杀了两口大猪,按照您教的办法全都炖了,几百斤的重量,快把徒儿们压死了。”

    李云愣了一愣,随即有些啼笑皆非,黑着脸呵斥道:“你脑子呢?谁让你把大锅抬过来的?此处又不是厨房,赶紧把锅抬回去……丢不丢人?让人笑话!”

    可惜他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感觉身边罡风一起,但见一条人影冲出屋门,眨眼之间到了院子之中。

    那人影只是单手一举,巨大的铁锅瞬间升空,耳听程处默等人大呼小叫,几个彪子跟在锅后面惊叹连连。

    这时李云才看的清楚,原来出去之人是自己的老爹李元霸,那口大锅虽然很沉很重,可是在李元霸手里跟个玩具一般,仅仅几个眨眼功夫,李元霸已经举着大锅到了门口。所谓举重若轻,真的是形容贴切。

    李世民忽然呵呵一笑,看着满脸发呆的李云打趣道:“一口大锅而已,何必目瞪口呆?这口大锅虽然很沉,可你臭小子也能举起来吧?”

    李云仍旧面色呆呆,好半天才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只是突然看到神力之人,心中不由自主感觉震撼……”

    “哈哈哈!”

    李世民哈哈大笑,指着李云道:“这算什么震撼?以前你父亲才叫震撼,当年大隋之时,天下英雄齐聚晋阳宫,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凡是习武之人,相互都有不服,于是就想比试比试,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第一好汉……”

    李云眼睛发亮,这故事其实他听过很多次了,但是不知为何,每次都想重新听一听。

    只听李世民很是骄傲又道:“既然要比试,那就得定规矩,恰好金殿之前摆放着两口巨鼎,每个重量据说足有三千斤重,宇文都成双手抱起一个,勉强在金殿门口走了一个来回,而你父亲双手各自托起一只,直接在金殿之中走了三个来回,隋炀帝称赞天神下凡,封赐你父亲为西府赵王。”

    忽然程处默很是兴奋插口,远远喊叫一声道:“还有一人,是俺舅舅,当时也举鼎了,名声一时震动中原。”

    李世民点了点头,面色隐隐现出回忆之色,仿佛喃喃自语般道:“那些年涌现的英雄,当真是灿烂犹如星河。”

    “裴元庆不行……”

    谁也没有料到,李元霸忽然瓮声嗡气说了一句,他眼神隐约失去了孩童般的清澈,像是蕴含着一抹回忆和思索,道:“当年举鼎之时,他两腿都在打颤,我见他眼看就要被鼎压死,悄悄在旁边托了他胳膊一下,如果不拖那一下,裴元庆必然得死。”

    众人听的啧啧称奇,想不到当初竟然还有这样隐秘,忽然所有人脸上一惊,几乎同时把目光看向李元霸。

    李世民第一个惊喜大叫,满脸激动道:“三弟?你想起当年的事了?”

    哪知李元霸的眼神再次恢复孩童的样子,似乎不明白李世民为什么如此激动。

    李世民怔怔看着他,良久发出一声失落的轻叹。

    李元霸举着大锅站在门口看向众人,突然对李云瓮声瓮气又道:“娃儿,锅来了,做饭吃,我吃肉。”

    这是来自老爹的吩咐,李云无论如何也不敢呲牙,他连忙抬脚走出大门,这时才明白为什么李元霸不怕烫。

    原来大锅下面抱着一层厚厚的粗布,显然是程处默等人用来隔热的东西,李云无奈苦笑一声,上前接过这口大铁锅。

    他的力气不比李元霸小,托着铁锅同样举重若轻,这时程处默等人快步跑来,李云看见几个夯货简直一肚子气,原来这些家伙竟然还抬着一个巨大的木架子,不用说也是用来搁着铁锅的器具。

    程处默嘿嘿坏笑,几个愣子大呼小叫,转眼之间一起把木架子支起来,恰好就堵在屋子大门的正中央。

    李云一脸无奈,只能把锅放在上面,此时大锅之中仍旧热气腾腾,里面连汤带水最少得有两百多斤肉。

    一股浓郁肉香,不断从锅中传出。

    程处默搓了搓大手,似乎毫不在意道:“师父你不要老是黑着脸,我们可都是按照你教的办法弄的,是您说过吃肉要趁热,尤其肥肠和猪蹄子最好蹲在锅边吃,大勺子抡进锅中,捞出什么是什么,讲究的就是一个粗犷,吃的就是一口热乎,所以徒儿们商量一番,索性直接把大锅直接抬了过来……”

    一边说着,一边炫耀指指大锅,很是得意道:“您看到没有,锅里专门炖了大骨头棒子,这玩意最合适蹲在锅边啃,捞出一根热气腾腾的玩命儿吃。”

    李云嘴角抽搐几下,终于忍不住呵斥起来,道:“胡闹。”

    程处默登时一愣。

    李云怒气冲冲,一脸恨铁不成钢道:“倘若以后开启朝堂,偶尔需要大家一起用饭,你是不是也把大锅抬到朝堂上,让所有人全都蹲在锅边一起吃?”

    程处默抓了抓脑门,下意识道:“那也没什么不好。”

    李云突然脸上怒气收敛,目光上上下下观察程处默,程处默目光有些躲闪,讪讪笑着躲到李元霸身后。

    李云一脸若有所思,忽然无头无脑说了一句,道:“你其实早已不愣,你这是故意装的,处默,何必如此?”

    所谓知徒莫若师,相交莫过友,他和程处默从武德九年相识,亦师亦友相伴了足足七年多,他只稍稍冷静下来,立马就猜到程处默是故意如此。

    程处默见到自己的想法被看穿,当下也不瞒着李云,直接到:“徒儿就是心里不爽,想让某些人蹲在锅边吃一顿,省的整天锦衣玉食,动不动就拿礼仪的大帽子扣人头上,徒儿想让她们知道,别觉得自己多么金贵,一旦惹翻了我们,吃饭都得蹲着吃,蹲着吃还算好的,真要是恼了那得跪着吃……”

    李云微微一怔,面色若有所思。

    程处默不想瞒他,突然伸手一指屋子里面,这货胆子也真是够大,直接指着李世民的好几个妃子,大声道:“看什么看?撇什么嘴?实话告诉你们,我针对的就是你们,玲珑姐姐说她怀孕之时,你们眼中闪烁着不太良善的光,你们儿子挨打,那是因为犯错,谁要是胆敢使用歪门邪道,我程处默可不是个讲规矩的人,这口大锅看见了没,今晚就让你们蹲在锅边吃!”

    他话音刚落,旁边李崇义紧跟着开声,这位河间郡王的嫡长子抬脚踏前一步,身体和程处默站了个肩并肩,语气很郑重道:“程处默的意思,就是我李崇义的意思,不牵扯河间王府,只牵扯我一个人,奉劝诸位娘娘小心一些,千万别对我们的师娘有所举动,你们,惹不起。”

    刘仁实第三个上前,目光冷冷道:“咱嘴笨,不太会说话,程处默和李崇义的意思,就是我刘仁实的意思。”

    尉迟宝林第四个上前,虽然没有开口但却目光冷然。

    然后,第五个是房遗爱,这小子楞头楞脑,直接对李世民道:“陛下,实在不行就打入冷宫吧,您那几个媳妇眼神刻薄,留在宫里也是个惹事的货。”

    李世民明显一呆,转头看着那几个妃子若有所思。

    那几个妃子脸色早已苍白,这时哪敢等到李世民开口,但见几个娘们扑出角落,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口中不断喊冤,隐约还指责程处默等人不懂礼数。

    五个彪子一齐冷哼,脸上若隐若现露出杀气。

    这时又见一个小丫头上前,一脸严肃站在五个彪子的身侧,郑重道:“师兄们的意思,就是我包杀生的意思,渤海门下喜欢未雨绸缪,就算错怪你们也不会道歉,事关师娘的子嗣,你们最好把心思收一收……”

    然后只见第七个小孩上前,赫然是曾经的皇子李祐如今的李白丁,小家伙脸上一片冷厉,不说话只是和师兄师姐站在一起。

    最后一个上前的是崔谈笑,这货算是最擅长使用手腕的家伙,程处默等人都是言辞凶狠,唯有他噗通一声跪倒地上,大声惨呼,不断求饶,对着屋中几个妃子连连道:“娘娘们,求求你们抬抬手,陛下啊,求求您给做主啊……”

    屋中那几个妃子正在啼啼哭哭,见此情况个个愣愣跪在那里呆住,一时忘了向李世民喊冤叫屈,原因很简单,崔谈笑装的比她们更可怜。

    李世民面皮抽搐几下,李云也有些无可奈何,伯侄两人对视一眼,都感觉事情有些小题大做。

    几个妃子就算心中有所抱怨,难道她们真敢招惹玲珑不成?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敢招惹,她们有机会加害么?

    ……

    ……今天提前更新,山水晚上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