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四百零一章 师父与徒弟(六)
    兴云庄,冷香小筑。

    龙啸云注定不会看到今年的兴云庄再下雪,梅花再开放了。

    因为苏微云已经拔出剑来。

    这一剑的烁烁寒光,也许就能抵得上整个冬天的冰冷。

    龙啸云与苏微云只有十丈的距离,这个距离说近不近,但也绝不算远。

    苏微云只要动身,就可取走龙啸云的性命!

    龙啸云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的银枪很亮,面却如死灰一般。

    “苏微云,我自认以前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何要找上门来,步步逼人,将我逼往死路?!”

    龙啸云的目光中仍旧带着那种摄人的狠毒,但却不再犀利。

    苏微云道:“我们原本无冤无仇。”

    龙啸云质问道:“那你为何杀我亲子?”

    苏微云道:“他自己咎由自取,你偏要包庇纵容,也怪不得别人!”

    “我为什么不能纵容他,爱护他,他是我的儿子,难道我不该爱他?!”

    说话的人不是龙啸云,而是林诗音。

    一袭白衣,素颜朝天,依然有着画中仙子气质的林诗音已从正堂中鼓足勇气,走了出来。

    她知道她的丈夫败了。

    她也知道,她苦苦等待了两年之久的丈夫终于回来之后,带来的却是不幸,灾难和毁灭。

    苏微云思考了许久,才说道:“你溺爱孩子,纵容龙小云,你自然有你的道理。”

    林诗音痛嘶道:“这道理难道有错?天下母亲有几个能狠的下心,不爱自己的孩子?”

    本来苏微云想说的是,爱是爱,溺爱是溺爱,这二者本就是不同的。但是他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

    ——林诗音溺爱龙小云的原因,或许不止是作为母亲的呵护;更多的,说不定是她没办法将对李寻欢的爱放到龙啸云身上,就只好将这份爱意表达给了自己的儿子。

    李寻欢放不下林诗音,林诗音又怎么放得下李寻欢?

    林诗音若是还放不下李寻欢,又怎么能再将爱分给龙啸云?

    苏微云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他不愿将这些隐藏在极深处的伤痛揭出来,再伤害一次龙啸云和林诗音了。

    总之龙啸云已要丧命,有些话又何必多说?

    青石小阶,血溅五尺。

    血顺着石阶慢慢流下,浸入到土壤当中,滋养着冷香小筑的梅花。

    血是一定要流的。

    这段爱情原本就是悲剧。

    梅花未开,先被剑气摧落。

    花飘在白衣之上,如同一个血色的印记,牢牢地印着悲伤和痛苦。

    “你虽杀了我,但是你的剑谱已被上官金虹得到,你的剑法终会被他破解的!”

    这是龙啸云临死之前发出的恶毒诅咒。

    龙啸云倒下,林诗音伏在他身上大哭。

    “首恶已诛,你走吧,以后不会再有兴云庄了。”

    庄中一场熊熊大火燃起,足足烧了一天一夜,周围没有半个人愿意来救火,所以曾经热闹非常的兴云庄随着火焰,也就消失在江湖了。

    ·······

    只过一月,即入深冬。

    兴云庄灭亡的消息迅速地传开,李寻欢却没有即刻赶回,他只是让李不负先自行回来。

    而他却决定孤身前去寻找林仙儿,去救回被诱骗住的阿飞。

    同时,他也想从林仙儿手里帮苏微云夺回剑谱。

    天气渐渐转冷,开始下雪了。

    李不负在雪中扎着马步,挥动一拳一脚,带动风声,吃苦练习着基本功。

    他的掌背和脸颊都被冻得红彤彤的,可他硬是忍住,没有一点抱怨。

    “李探花有了林仙儿的消息,所以他才急匆匆地去了么?”

    李不负答道:“是,义父他还说他不愿回来。”

    “他说他不敢见到破败的兴云庄和一个女人。”

    他刚张嘴,又是股冷风灌过来,动得他浑身一颤,打了个抖索。

    苏微云望了望远处,若有所思地道:“嗯,今日练的也差不多了。快回去吧,莫要冻伤了身子。”

    李不负闻言,立刻收了架势,转身小跑着准备回屋,可是他忽又停住,有些犹豫地问道:“师尊,我有一件事情很好奇。”

    苏微云道:“是什么事情?”

    李不负道:“我听见他们说兴云庄中有昔年沈浪大侠留下的绝世秘籍,他们还说你之所以去对付龙啸云,其实是为了那些隐藏多年的武功。这个.......这是真的吗?”

    苏微云笑着道:“你觉得呢?”

    李不负挠挠头道:“我觉得师尊一定不是那种见利起意,谋财害命的人。”

    苏微云不作回答,反而说道:“你觉得龙啸云的武功怎么样?”

    李不负道:“他完全不是师尊的对手。”

    苏微云道:“他在兴云庄住了那么久,你觉得他有没有练过所谓沈浪大侠留下的绝世武功?”

    李不负有些回答不上来,他只好道:“可能练过,也可能没有练过吧。”

    苏微云道:“他为什么会没有练过?”

    李不负道:“他......他们说那本秘籍藏得很隐秘,一般人是找不到的。”

    苏微云道:“龙啸云住了十年都找不到,我会不会找得到?”

    李不负开心地笑了,像是解开了什么心结一般:“对的,找东西和武功的高低可没有关系,龙啸云找不到的东西,师尊就一定也找不到!”

    “而如果龙啸云练过那上面的绝世武功,却还是打不过师尊,那么师尊也就根本不需要去抢夺他的武功了。”

    苏微云拍着他的脑袋,笑了笑,说道:“答对了,你快回去吧。”

    于是李不负兴冲冲地跑回屋里,生火烤炉,取暖去了。

    而他才刚刚进屋,院子里就响起一个声音。

    “想象不到,你好像还很会教徒弟。”

    不知什么时候,院里突然多了一个白衣人。

    他的衣服也许并不算真的纯白,但是却干干净净,一点皱褶都没有,比新衣服还新。

    他的人更加干净,双手展露,十指不但修长,而且洁白无瑕,格外精致,是一双令女人看了都要羡慕的手。

    苏微云道:“阁下此来,想必不是来看我教徒弟的。”

    白衣人道:“自然不是,我来是为了看你。但我却想不到一个使着极端、疯狂、杀戮剑法的人,居然会这么有耐心,所以令我发此感叹。”

    苏微云微笑道:“学武之人,若无耐心,何谈进境?”

    白衣人颔首道:“不错,我也很有耐心。所以我花了十年时间修成一门绝技,今日想在你这里试一试。”

    苏微云皱眉道:“阁下尊名?”

    “吕凤先!”

    白衣人缓缓吐出三个字。三字虽轻,然而在他口中却仿佛承着千斤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