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拜见大魔王 > 第九百零六章 你说的
    已经是深夜,血腥角斗场的地下室内仍然亮着灯火,沙欣站在瘦小汉子跟前,伸手捏住他的脸,恶狠狠问:“你说不说。”

    瘦小汉子满脸血污,露出无辜的表情,哀求道:“大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您就放过我吧,求求您了。”

    “不知道是吧,那就看看你的嘴有多硬!”沙欣松开手,转身给属下使了个眼色。

    那名属下立刻从火盆里抽出一根烧红的铁条,带出来一串火星。

    瘦小汉子盯着那名属下,吓得脸都变色了,大声哭喊:“大人,我说,我说……是卡洛斯,卡洛斯指使我干的。”

    沙欣大喜过望,小眼睛瞪得溜圆,大声问:“哪个卡洛斯?”

    “孔帕,大制衣商孔帕的儿子,他给了我三百自由金。”瘦小汉子快速回答。

    沙欣继续道:“你把详细过程说清楚。”

    “是,是,我说……”

    翌日,早晨天刚亮,执政官府邸内,凯德隆手里拿着几张白绢仔细翻看。旁边站在沙欣,微微低着头。

    “嗯,干得不错。”凯德隆放下白绢,抬起头说:“那个小偷你看好了,不要让他出事。”

    “我都安排完了,好吃好喝供着呢。”沙欣得到夸奖,笑得五官都挤到一块。

    “行了,你回去吧。”凯德隆摆了摆手。

    沙欣犹豫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把卡洛斯抓起来?”

    凯德隆脸一板,说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明白吗?”

    “是是是……”沙欣吓了一跳,连连点头,弯着腰退了出去。

    许久,凯德隆拿起几张白绢,面露冷笑:“我要是动了卡洛斯,才是真的麻烦吧……难怪圣教把瓶子都拿出来。”

    昨天阿克齐走后,他越想越觉得有问题,特别是阿克齐的那句话,让他有种跳出局外的感觉。

    慢慢地,他的冷笑变成了凝重,眼神中也有些许担忧。圣教参与其中,恐怕涉及到最高层了。

    愣了片刻,他拿出炭笔白绢,快速写了封信,召唤属下过来吩咐:“把这封信送到凯瑟琳大人府上。”

    属下的表情相当严肃,凯瑟琳大人是自由之城九大巨头之一……

    太阳渐渐升起,一辆驾车停在药铺门口,阿克齐下来走进药铺。没过多久,螟和辛洁跟着出来,三人蹬上驾车。

    他们赶到执政官府邸的时候,就见门口停满了驾车,显然有人早就到了。

    仆人引着他们来到客厅,果然已经有不少人在座。

    客厅里的人一见阿克齐,都盯住了他。在座的大多数都是被火灾连累的邻居,这些天也没过好,就怕得不到赔偿。虽然阿莎莉没跑,但鼎峰商行都被烧光了,哪还有钱赔他们。拿不到钱,就算把阿莎莉处死对他们也没有丁点好处。

    除了邻居,还有一些商人,他们的拍卖品交给鼎峰准备拍卖的,结果也受了无妄之灾。

    在左边的最前方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元吉,另一个是身穿白袍冷面青年,一看这身穿着就是来自圣教。

    阿克齐板着脸,故意装出凝重的样子,不苟言笑地坐在右边的椅子上。

    不会儿工夫,凯德隆从门外进来,所有人都起身问候:“执政官大人。”

    凯德隆点点头,迈步往前走。在经过阿克齐身边时,他看到了辛洁,脚下不由一缓。上次角斗场内的情形,他至今都记忆深刻。

    走到主位,他伸手向下按了按,让大家坐下,这才说道:“一个月前的火灾给大家造成了不少损失,昨天阿克齐先生找到我,说愿意替阿莎莉做出赔偿。各位损失多少,都列个单子出来。”

    元吉微微皱眉,又迅速恢复。凯德隆亲自召集双方,看着是做和事老,实际却是给阿克齐站台,警告这些被火灾波及的人别漫天要价。

    “他难道不清楚,圣教是不会卖给他面子的……还是说他已经看出了问题,这么做是让阿克齐明白他力有不逮?”

    就在他琢磨的时候,一名老者站起来,从怀里拿出白绢:“多谢执政官大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紧跟着十几人纷纷站起,都掏出白绢,昨晚接到执政官的通知,他们整理了一夜。当然,就像元吉想的一样,漫天要价他们是不敢的。

    阿克齐把这些白绢接过来,大致翻了一遍,表情更不好看。鼎峰周围都是大房子,甚至包括一座小城堡,光是房屋重建和物品损失的钱就将近四万自由金,加上拍卖品起码超过五万。

    看完之后,阿克齐说道:“各位放心,我会尽快把钱交到各位手上……”

    接着,他扭头看向圣教的冷面青年,现在就还剩圣教没说话。

    “烧掉的瓶子是我拍卖的,二十万自由金对吧?”阿克齐说。

    冷面青年板着脸:“这个瓶子对圣教意义重大,我们不要钱,只要瓶子。”

    阿克齐面色不愉,冷声道:“你这个要求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冷面青年瞥了阿克齐一眼,扭过头,不说话了。

    阿克齐深吸口气,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说:“你确定,只要瓶子?”

    冷面青年嘴角挑了一下,不屑地瞥了阿克齐一眼,点头道:“没错,只要瓶子。”

    元吉双手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阿克齐突然笑了:“这可是你说的,只要瓶子,大家都是见证人。”

    说话间他手从随身的包里一掏,跟着一挥手,砰地一声,一个透明的矿泉水瓶出现在桌子上。

    大厅内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瓶子上,冷面青年的表情终于变了,而且是大变。他张着嘴巴,瞪圆双眼,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元吉也一样,表情瞬间僵硬,眼珠子差点没飞出去。打死他都没想到,阿克齐竟然真拿出个一模一样的瓶子。

    “你说的,只要瓶子……现在就还给你。”阿克齐站起来,把塑料瓶放在冷面青年身边的桌子上。

    冷面青年和元吉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