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马主 > 33、没人来救你
    却说伏骏和韩天麟被罗伯特安排了任务后,就连忙出了医疗部,准备治疗合金弹头。

    当然,因为罗伯特分配的任务,韩天麟这家伙刚才再一次被伏骏修理了一番,以他小心眼的脾气,自然还是想报复一番伏骏了。

    因此,韩天麟又以他正式马医助理的名义,指挥着伏骏这个实习马医助理去医疗和照顾合金弹头,而他,自然是去配药去了。

    对比,伏骏一眼看穿了韩天麟报复的心理,谁不知道配药这活容易,寸步不离的照顾马匹会很费劲,韩天麟这是故意把累活给伏骏,自己找了个轻松的活计偷懒而已。

    接连把韩天麟修理过后,伏骏其实已经看透了韩天麟,根本不忌惮韩天麟的背景和资历了,他知道,罗伯特在处理事情上也是比较公正的。

    只是罗伯特会在韩天麟这个学生犯了确凿错误后,才会为他开后门求情而已。

    伏骏现在就算不服韩天麟的调派,罗伯特知道后,也不会对他如何,本来配药和照顾合金弹头的任务,他的安排就是让两人自由分配而已,要是两人起了争执,他也没有理由去责怪谁。

    不过,这一次,伏骏并没有拒绝韩天麟让他干重活的机会。

    配药这种事情,根本没多少技术难度,韩天麟要做就让他做去,对于伏骏而言,现在能多一些面对面治疗马匹的机会,明显比配药强,虽然这会很累,但想要成为一个好的马医,这都是他必须要有的路。

    现在不积累经验,以后随俱乐部参加比赛,要是遇到马匹伤病,第一时间想不好对策,那可怎么办?

    要知道,这些专业比赛的治疗经历,对于伏骏以后想成为国际马联的官方认证的马兽医,那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决定他在国际马联中的马兽医评级。

    因此,有这种锻炼自己的机会,伏骏是不会放弃的,至于韩天麟要偷懒,那就偷懒去吧。

    说不得韩天麟根本不在乎这次治疗,想想也是,以韩天麟身为罗伯特学生的身份,在国外,他随罗伯特参与的顶级赛事的马匹医疗经历,肯定不少,自然不会看重合金弹头这种国内的病马了。

    到了马厩里,一股浓烈刺鼻的呛人味道传入伏骏鼻中,即使带着一次性的消毒口罩,伏骏也有些难受。

    这是他们医疗组在发现合金弹头有急性流感的病症后,就让马工对俱乐部所有地方消毒的结果。

    至于他们这么做的原因,除了彻底灭绝合金弹头身边的病菌以外,也是为了防止合金弹头将急性流感,传染给俱乐部其它马匹。

    要是那样的话,就算急性流感很难让马致死,但大量的马匹因为得了流感不能运动,这无疑破坏了俱乐部的正常运转,带来的损失无可估量。

    人类得了急性流感,预防不好的话,也能短时间内传染很多人,更何况是马。

    马流行性感冒,简称马流感,是由马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传染性疾病,多呈暴发性流行,发病率高而死亡率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其列为B类疫病,就可看出其对马匹造成的危害,养马的人如果有马匹得了马流感,那都要引起高度重视才行。

    普通的马流感传染发病就跟厉害了,更何况是急性流感,一旦流行,那可比普通马流感更具有爆发性和急促性,说它可以短时间内让文淮湖马术俱乐部里的所有马都患病,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流感病菌的杀毒,对于马流感的预防,在查出合金弹头得了急性马流感后,俱乐部就全力准备杀毒和预防了。

    马厩里用来杀毒的溶液,是调制的2%的苛性钠热溶液,简单来说就是2%的氢氧化钠热溶液。

    马工定时定点在俱乐部所有地方喷洒这种杀毒溶液,所以,伏骏就算想在马厩里,等到氢氧化钠挥发到无味,不想再问到那刺鼻气味也不可能。

    走到合金弹头面前时,这匹病马正趴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不时用蹄子在地上摩擦,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说,你这病马,不就是生病而已,至于这么萎靡不振吗?”伏骏见合金弹头的样子,明显笑了,这还是记忆里的那头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头马吗?

    “别打扰我,我是个病马,需要休息,你走开!”合金弹头的马眼溜溜的转了一下,瞧着伏骏,用微弱的声音嘶鸣道。

    从它的声音里,很明显感觉到合金弹头真的很衰弱了,只是,这马到了这步田地,依旧这么傲娇,这让伏骏很不爽,敢情他这个马医忍受着刺鼻味道来救它,却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被领情?

    “行!你要我走?我就走?你以为你是谁啊?既然这么想休息,不想治病,那你就好好休息吧!别以为我走了还会有其它马医给你治病,我现在专门负责给你治病,只要我和医疗组谎报你的治疗进度,你就是死了,也见不到其他马医来,到时候不管你如何难受或者死亡,都没人来救你!”

    伏骏明显不是怕怂的,合金弹头傲娇,他这个马匹之友更任性,可不会舔着脸来求一匹病马,让他给它治病。

    说完之后,伏骏便转身,作势离开。

    这下子,合金弹头却是急了,它本来就在生病,要是给它治病的马医走了,让它自己扛病,它哪里扛得起来。

    “等等!等等!你别走啊!刚才我是开玩笑的啦,毕竟只有你听懂我说话,而且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求你赶快给我治病吧!”不知道俱乐部医疗组具体情况的合金弹头,被伏骏带着忽悠成分的威胁后,连忙向伏骏低头,求伏骏治病。

    “你这病马,生病了还这么胡闹,看来病情不严重啊!”伏骏故意开玩笑道。

    “哪里不严重?我浑身难受!”

    “来!好好趴着,我先给你做一些基础检查。”伏骏说着,同时从他带的医疗工具箱里拿出体温计,准备给你测体温。

    为马治病,那是伏骏的本职工作,他可不会真的抛下合金弹头不管,而且说来,刚才合金弹头和他的对话,也让伏骏明白,合金弹头的精神是好的,病情不是非常难办。

    本来,按理来说,伏骏应该带合金弹头去文淮湖的开阔马场测马温的,因为那样能让它保持安静,不过,合金弹头得了蹄叶炎,肯定不能随便走动,所以只能从简,在马厩测量了。

    和人类得了流感,体温会显著升高一样,马得了流感也一样,急性流感就更是如此。

    这种体温显著升高,短时间里不能降温的病症叫做高热稽留,意思是当体温上升到与新调定点水平后,进行高水平调节的时期,称高温持续期,又称高峰期,或稽留期。

    高热稽留是马得流感以后,最先表现出来的症状,也是最有特征性的症状。

    一般而言,马的高热稽留表现在马的体温达到39.5度以上,并且呈现稽留热型,即其身体体温在24小时内,波动幅度小于1度。

    为此,在合金弹头发病体温升高后,每个小时他们都得派人给它量一次体温,监控它的体温变化,伏骏现在做的就是这件事,检查合金弹头的体温有没有下降的趋势,这预示着它的急性流感呈好转趋势。

    伏骏先将水银柱甩至最低刻度,而后把体温计用酒精棉球消毒,接着涂上少许润滑剂在体温计上。

    “合金弹头,你要忍着点啊!”伏骏站在合金弹头的右侧,左手提起马尾,右手将体温计斜向前上方缓慢捻转,塞入合金弹头的菊部地区。

    一时间,菊花残,满地伤,马的笑容已泛黄,花落马断肠……

    说来,这几日受够温度计蹂躏的合金弹头,已经习惯被塞温度计了,知道再怎么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而且为了治好病,他也只能忍着难受,趴在地上,对着堆积在一地的杂草,自怨自艾。

    “哎!不就是给你插了根温度计吗?有这么生无可恋吗?要知道,我们可是为了你好!”等待温度计感应体温的功夫,伏骏看到合金弹头的样子,感觉十分好笑道。

    “又不是让你被插?你能体验我的痛苦吗?有本事,你也拿一根温度计,自己对自己试试?”合金弹头转着它的马脸看着伏骏道。

    这话一说,伏骏自己也闭嘴了,想到他刚才拿温度计给合金弹头测量体温的样子,伏骏就感觉浑身不好。

    “看你的精神这么好,思维能力这么快,我也就放心了,看来你的问题不大。”伏骏笑呵呵的转移着话题,不想再和合金弹头讨论该怎么正确使用温度计的事情了。

    “切!不敢做就不敢做,还找什么理由,你就说你怕了呗!”

    “……”

    合金弹头想对伏骏翻白眼,只是,因为得了急性流感的缘故,它充满浮肿的眼结膜,配合着它眼眶里不时流着的泪水,确实显得异常恐怖,而伏骏也被它这话说得不敢发声,只能权当没听见。

    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过了5分钟,到了拔出体温计的时间。

    伏骏在合金弹头悲怨的目光中,慢慢拔出了带着一块块黄色结块粪便的体温计。

    看着粪便,伏骏皱了皱眉头,倒不是说他厌恶粪便,在学校的时候,选秀过马匹护理的他,自然也收拾过马粪便,所以对此,他也算是见怪不怪。

    真正让伏骏伏骏皱眉的原因,却是因为合金弹头粪便的结块与硬度不对。

    取出携带的一次性干纸巾,伏骏面无表情的认真擦干净体温计上的粪便。

    对于粪便,伏骏除了面无表情,剩下的表情只能是厌恶了,他可不是屎壳郎,看到大便就欣喜若狂!

    擦干净后,伏骏这才认真的看着水银柱上的刻度——40度,不是太高,但也不算低,表明它的急性流感还在可控制范围内。

    伏骏拿出酒精棉球,将温度计仔细消毒后,放回医疗工具箱里,同时拿出记录表,把合金弹头现在的温度记录。

    从今天的检查记录表来看,原本身体温度已经高热到42度左右的合金弹头,虽然温度依旧很高,但其实是在逐步降温中。

    这很正常,一般而言,高热稽留的耐向一般为1到2天,长也不过4到5天,很少超过一周,然后缓慢下降至身体常温的状态。

    不过,如果马匹体温在恢复正常后,又出现升高的趋势,那就表明马匹存在继发细菌感染,这就很麻烦了。

    想到刚才合金弹头粪便的问题,伏骏虽然心里有了答案,但还是走到合金弹头之前在马厩所拉下的粪便堆积处检查,证明他的判断。

    和伏骏想得一样,合金弹头的粪便都是一块块的干燥结块,基本都很干硬,为了了解粪便硬度,从马厩里找了打扫粪便的大扫帚,用力的对合金弹头刚刚拉的大便拍打,和他预料的一样,这粪便很难分散。

    看来,虽然合金弹头的体温在下降,但这急性感冒依旧凶猛,不是简单给马匹降温就能治好的。

    正常而言,身体健康的马,其粪便正常颜色为黄粪或绿粪,至于颜色上的差异主要和马匹饲料有关。

    如果马匹饲料以干草为主,粪便为黄粪;如果马匹饲料以青草为主,则粪便为绿粪。

    文淮湖马术俱乐部的草料都是从西北高价买下,长途运输过来的干草,因此呈黄色,这证明合金弹头的消化系统并没有出毛病,可他的粪便明显过硬,而且解成干块,就十分异常了。

    身体正常的马匹,其粪便应该呈圆块状,具有中等湿度,不硬也不软,落地后会有一部分破碎,粪便含水量约在75%左右。

    而像合金弹头这样得了急性感冒热性病的病马,因为体温高,体内水分少,摄水量也不够,所以它们的马匹粪便干燥结块,脚跺难散。

    因此,根据这些症状,就算没有罗伯特之前的医疗方案,伏骏都会强制要求合金弹头做一些它现在不想做的事情。

    从马厩外,伏骏端了一大桶水来到合金弹头面前,手里同时拿了一个普通人常用来给自己降温的冰凉喷雾器,当然,伏骏拿的是特大号的。

    “来!我不管你现在的身体感觉有多难受,你都得现在给我喝了这桶水。要不然,我就让灰灰向所有俱乐部的马匹,宣传你被温度计折磨的好事!”伏骏故意发声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