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修仙神医 > 第543章 实惠
    郑岳阳首先向张大胆道歉,然后毫不羞愧地恭维他:“张申博士,我刚才有多冒犯!”

    我不知道你有这么深刻的艺术,与你相比,我...它是萤火虫的虫子,你是太阳和月亮的亮点!

    刘的书旁边看到了他的奉承,比他自己更深。

    “郑医生,对吗?你没有提到张申是个骗子吗?为什么现在太阳和月亮再次闪耀?刘书嘲笑道。

    当郑岳阳看到有人敢为他做坏事时,他非常生气,但为了得到大胆的宽恕,甚至是他的恩惠,他压抑了他的愤怒。

    “我......我没有失明。张申有很多医疗成年人。他不会和我见面。郑月阳笑得很开心,笑得很开心。

    张大胆地听到了,但他皱了皱眉头。你是怎么得到一个小0子的?如果我不原谅你,老子会成为一个小鸡肚。

    郑博士,你是哪里人?误解是一种常见的事情。我怎么能认真对待它?“张大胆地笑了起来。

    吴文雄以为他们两个,很快他们就清除了自己以前的悬念,一颗石头挂在心里,最后倒在了地上。

    “张先生,现在还不算太晚。我可以请你吃饭吗?有权过海向你道歉!”吴文雄建议道。

    郑岳阳急忙回应道:“张申医生,还是希望你能享受一盏灯!”如果不是......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

    张大胆看到情况,暗暗高兴,按照前后的惩罚,拯救病人的原则,问道:“你邀请谁?”

    “我邀请......我邀请......”郑岳阳急忙回答,他来不及讨好吴文雄。他怎么能让他付钱?

    吴文雄一直把郑岳阳视为他的半子。当他急于求助时,他没有礼貌。

    “好吧,你可以对这个邀请进行弥补,但是让我们说明一点。我今天没有整天吃东西。可能有点沉重!”张大胆发表了幽默言论。

    郑岳阳看到张大胆时似乎已经原谅了自己,他没有什么可以防范的。他微笑着说,“好吧!你可以随意吃任何东西。”

    有了这句话,张博尔也会心底深处,瞥了一眼刘姝的眼睛,问:“你要去房间等我吗?你想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

    花柳的病一直是刘书的一大担忧。看到张大胆给自己吃药,再出去吃饭,我不禁感到难过。

    但既然他正在寻求帮助,他能在哪里挑起勇气?你只需要说,“你......我和你一起去吗?我还没有吃过!”

    “德拉!嗯,欢迎你。让我们走吧。”郑岳阳非常慷慨。

    刘书没有注意他。相反,他继续看着张大胆,希望看到张大胆的位置。

    由于客人已经同意,张大胆自然不会为别人存钱。不仅不能为他省钱,而且他还需要吃饭。他把库子放在那里。

    我们去醉酒的花店,听说那里的食物还不错。张大胆提出了一个随意的建议。

    醉酒的工作坊?听到酒店的名字,郑月阳的脸颊抽搐着,他的眉毛下意识地收紧了。

    醉酒花店的厨师是皇家厨师的继承者,因此店内的菜肴非常昂贵,甚至是常见的炒豆芽,要三四百元。

    郑岳阳已担任部门主管已有好几年了,只有当别人请他帮忙时,他才能幸运地多次去过那里。

    但是现在他显然是骑虎,他怎么能解雇一个大胆的脸呢?再一次让他不高兴是没用的吗?

    郑岳阳想了一会儿,仍然用清晰的声音说道,“好吧......好好去醉酒花店......”

    “在海外,那个地方太贵了,不然......”让我们去别的地方。“吴文雄对郑岳阳有一些感受,所以他建议道。

    虽然他向郑岳阳提议,但他实际上可以听张大胆,希望他可以高举双手。

    张大胆道听途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郑岳阳,但即便如此,千言万语。

    他已经看到这个郑岳阳想要讨好自己,并在这里刷自己的好感。他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

    “老师,你很少来城里,我借机向张申博士补偿,孝敬,尊重你应该!”郑岳阳奉承。

    吴文雄看到他坚持了,并没有说太多,然后说醉芳花芳坊有多贵,他的部门主任,应该还算实惠!

    “我们走吧!”郑岳阳站起来,坐在吴文雄的身边,驱散周围的人群。

    刘驰看到了这种情况,也不愿表现出弱点,极端的狗腿站在一边大胆,旁观者惊呼道:“一切分散......分散......”

    当四人离开酒店时,他们乘出租车直奔醉酒花店。

    大约五点钟的时候,张大胆和其他人乘公共汽车到达醉酒的花店。太阳还没有定下来,寒冷已经开始升起。

    虽然他已经听说过周永口着名的醉酒花店,但他很惊讶地看到了醉酒的花店。

    看到大醉酒花广场,亭子站在湖中央,在夕阳下枯黄的荷叶,似乎颇为悲伤。

    但是当他走近它时,莫名其妙的荒凉消失了,留下了。

    更不用说丝绸和竹子的悠扬声音,这种令人垂涎的香味足以让人开心。

    郑岳洋的脸颊又抽搐了一下,rou体说道,“老师,张博士,我们进去吧!”

    “金额!我们走了!如果我们不再进去,我们担心我们会成为一个乞丐!”吴文雄开玩笑说。

    张大胆嗤之以鼻地笑了笑,是对他的回应,然后跟着郑岳阳走向醉酒的花广场。

    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两个老式的女人问候四人,若有所思地抬起珠帘,邀请他们进来。

    醉酒的花店不仅模仿了唐宋的建筑风格,而且室内装饰甚至服务员都是古老的装饰品。

    如果张先生不敢事先知道这是一家餐馆,他担心他会误解电影制片厂。

    一个年轻人打扮成一个商店男孩,当他看到他们进来时,匆匆走向他,鞠躬敬礼,并恭敬地笑着说:“主任,你想要一个私人房间还是在大堂吃饭?”

    虽然刘智曾多次来过这里,但他又一次听到了这朵奇葩的称hao,但还是忍不住开玩笑说:“客座官?你的表现真的很努力。”

    对于这种嘲笑,服务员已经听过几千次,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无聊或尴尬,只是对几个人微笑。

    “来一个私人房间?”我认为大厅里有很多人。张笑着笑了起来,吵闹的客人走上了主干道。

    郑岳阳邀请这顿饭是为了向张大胆表示他的善意和恩惠。他怎么能反驳他?

    但是这个房间的价格肯定还不错,恐怕我会被视为一个不法行为者,郑岳阳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得不笑着说道:“那就来个房间吧!”

    然而,服务员更加顺从和受宠若惊,“你真是巧合,现在商店里只剩下一个隔间!”

    还有私人房间吗?真是巧合!为什么该死的出租车司机开得这么快?你为什么急着回家生孩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