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 > 第1901章 小王子降临,达尔贝苏醒…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少华担心的不行,却又碍于父亲的身份不能走过去,只能气急败坏地问着眼前的一帮医科专家,“你们谁会接生?赶紧去呀!”

    当即就有名医生走了出来,和P国皇宫的医官一起点头,“我会!”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啊!”陆少华心急火燎地把他们轰过去,自己则领着一帮侍卫和专家们走出寝殿,关上门守在外面。

    “卉儿,你听妈咪说,不要紧张,早产问题不大,你一定能够让孩子顺利出生的。”安琪拉紧紧攥着陆卉儿的手,给她所有的勇气,“我的卉儿那么勇敢,一定会没事的。”

    陆卉儿痛得浑身浸透了冷汗,头发都被浸湿透,胡乱贴在额头上。

    她觉得下、腹一阵抽筋拆骨的痛,几乎要碾碎她的灵魂。

    “妈咪……好痛……痛……”

    “加油,你一定可以的,卉儿,你一定会没事!”

    “呼吸,卉儿,呼——吸——,坚持住啊,孩子就快要出生了!”

    安琪拉揪心地喊着,眼里满满都是心疼。

    漫长的产程仍在持续着,转眼已经过了五个小时,窗外是漫长沉寂的黑夜,黎明前最浓重的墨色。

    陆少华心急如焚地在外面来回打转,“怎么这么久?这都几个小时了!老天保佑啊,一定要让我女儿平平安安生下孩子,一定要母子平安啊!”

    他的碎碎念无法传到寝殿内,安琪拉看着汗如雨下的宝贝女儿,心疼地握紧她的手,“卉儿,你一定要坚持住!”

    窗外夜色漆黑暗沉,谁也不知道,这场难熬的生产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陆卉儿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像被老虎钳子捏碎似得,偏偏肚子又硬又涨,就像即将被吹爆的气球。

    她的身体因为剧痛颤、栗不已,疼痛自下、腹炸开,在她身体骨髓里寸寸蔓延,痛到几乎快要昏厥。

    被疼痛淹没的她眉头拧成了一团,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却仍是用尽所有的力气坚持着。

    她一定要生下和达尔贝的爱的结晶,一定要把她的宝贝顺利带到人间!

    陆卉儿的左手背安琪拉紧紧握着,右手攥着仍在昏迷中的达尔贝,手背青筋道道暴起。

    “达尔贝,给我力量,我一定会顺利生下我们的孩子!”

    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心底无声祈祷,还是在失控高声呐喊,用尽所有的力气用力鼓气。

    就在痛到最巅峰时,陆卉儿突然觉得原本卡着的腹部一阵放松,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似得。

    “哇——哇——”

    就在她虚弱到快要昏过去时,房间里传来了婴儿响亮的哭声。

    于此同时,窗外原本如墨泼的夜色终于被黎明的晨曦击退,绽放出斑斓耀眼的霞光,直直射在寝殿的屋脊上。

    这奇异的一幕被守在外面的陆少华给看到,再加上他听到了屋内婴儿的哭声,高兴地直接跳了起来,“吉兆!这是个吉兆啊!太好了,卉儿她终于生了!”

    屋内的婴儿哭声唤回陆卉儿逐渐涣散的神智,她握紧安琪拉的手,欣喜若狂冲安琪拉喊道,“妈咪,是不是宝宝在哭?”

    “是,是个健康的男孩,看上去根本就不像七个月早产的,分明就是足月儿啊!”

    安琪拉高兴地将刚出生的男婴包起来,然后小心翼翼抱到陆卉儿跟前,“你看看,他多像小时候的你啊。”

    陆卉儿浑身的力气都耗尽了,仍是期待地看向自己生命的延续。

    只见安琪拉抱着的襁褓里,裹着个胖乎乎的男婴。

    他长着卷卷的褐发,淡淡的眉毛下眼睛紧闭着;胖乎乎的小手握成拳头,紧紧贴在红扑扑的小脸旁;没有牙齿的嘴巴蠕动着,好像在吃东西似得。

    看到自己的宝贝,陆卉儿觉得有种温暖的东西在她心里炸开,已为人母的幸福感悠然而生。

    这大概就是神奇的母爱吧,瞬间驱散了她刚才还濒死的疼痛。

    “达尔贝,你看到没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陆卉儿低声喃喃着。

    刚才她快要坚持不住时,心里暗暗祈祷着,等自己生下孩子达尔贝就能够醒来。

    就是这种执着的毅力,令她咬牙坚持了下来,捱过了那快要窒息的疼痛。

    可是如今宝贝已经顺利生下,为什么达尔贝还没有醒过来呢?

    她努力扭头看向达尔贝的方向,低声喃喃着,“达尔贝,你知道吗?我们的宝贝出生了。”

    陆卉儿的视线刚挪到达尔贝的脸庞上,就惊奇地看到达尔贝的睫毛抖动了下。

    那轻缓的抖动,瞬间令陆卉儿的心停跳了一拍。

    她倒抽一口冷气,直直凝视着达尔贝的脸庞,生怕自己看错了。

    只见扇儿般的长睫毛抖动了一下、两下、终于缓缓掀起,露出一双深情似海的眼眸。

    那双眸子蓄满深情,正深深凝视着陆卉儿,一眼万年。

    是的,在刚出生的孩子啼哭的那一刻,意识陷入黑暗中的达尔贝,终于恢复了神智!

    这些天来,他能够听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都被无边的黑暗给包裹着。

    他清楚听到陆卉儿忧心的哭泣,听到她一声声喊着自己的名字。

    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被那团漆黑给死死困着,走不出逃不脱。

    直到刚才那声嘹亮的婴儿哭声,将虚无的黑暗凭空撕、裂出一道光亮的缺口。

    他立即冲向那道亮光,下一秒就跌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看着眼前最心爱的女孩,达尔贝觉得自己恍若新生。

    他紧紧握住与他十指相扣的瘦弱手指,怜爱地看着陆卉儿那疲累到苍白的脸,深情不渝道,“宝贝,你辛苦了。”

    看着毫无预兆醒来的达尔贝,陆卉儿喜极而泣,哽咽着点头,“你真的醒了?达尔贝,你真的醒了?”

    无数次她做梦梦到这样的场景,如今真看到达尔贝醒来,陆卉儿生怕自己是在做梦。

    “你掐下我,告诉我不是在做梦,你真的是醒过来了!”她眼神怯怯地看着达尔贝,低低说出这声央求,眉头因为担心紧紧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