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 > 第361章颜汐落苏醒!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361章颜汐落苏醒!

    这些画面看的她痛彻心扉,也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个宛如天使般的小男孩是自己的儿子—乔斯洛。

    “斯洛,你怎么会在这里?呜呜,妈咪快要想死你了!”

    颜汐落激动地一把把乔斯洛拥入怀中,却发现自己扑了个空,乔斯洛的身影在自己面前虚幻了下,就好像云雾般慢慢消失不见了。

    身前,背后,仍旧到处都是浓重的化不开的迷雾。

    “斯洛!斯洛!你在哪儿?!快出来!”

    颜汐落无助地在迷雾中行走,边走边大声地叫喊着。

    可是,她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发现乔斯洛的身影。

    颜汐落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直到她走的再也抬不动脚步,突然看到前方有道若隐若现的光,并且有微弱的声音传来,“汐落,今天是第一百二十四盆仙人掌呢,你再不醒来的话,我可就真的要破产了。”

    这声音是谁?怎么有着几分熟悉,还有着几分陌生?

    颜汐落疑惑的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刚刚走到那道光旁边,就发现那道光变成了深不可测的黑洞,一下子把她给吸了进去。

    “啊——!”

    颜汐落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突然坠入了无止境的眩晕和无边的黑暗。

    “汐落?汐落?!你醒了是吗?你是要醒了么?”

    现实中,宁东航刚刚和颜汐落说完话,就发现她的手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这个发现令宁东航振奋不已,他立马摁下了急救按钮,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颜汐落的变化。

    很快,值班的医生就跑了过来,他们进过一番忙碌的检查后,十分欣喜地告诉宁东航,“恭喜你,病人已经恢复了意识,随时都可能醒来。这真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啊,你太了不起啦!”

    面对医生的夸赞,宁东航并没有说话。他此时已经完全被颜汐落快要醒来的狂喜给占据,根本就没有听到医生的话,而是癫狂的在病房内欢呼起来,“感谢上帝!汐落终于醒啦!”

    “不,你要感谢你自己。小伙子,你真是很棒。”医生忍不住再次夸赞了宁东航,“这几个月,你的坚持感动了我们所有人,我想也感动了那位意识陷入重度昏迷的小姐。你真的很了不起。”

    “没有,不管我做了什么,只要她能够醒过来就好。”宁东航这才向医生询问注意事项,“那现在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吗?比如她突然醒来之后,我该怎么做?或者,我现在该怎么做?”

    医生感慨地拍了下宁东航的肩头,“小伙子,你太激动了,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像这种情况在医学史上真的是罕见的。你现在还是要继续和她说话,然后进一步刺激她的大脑,这样她才有可能早一点醒过来。

    至于她醒来后,就要由我们医生来处理了,毕竟我们才是专业的。”

    “好好,一等她醒来,我就马上通知你们!”宁东航送走了医生,在病房内高兴的不停转圈,“汐落,太好了,你终于快要醒过来了,我要忍不住要赞美上帝!太好了!”

    “汐落,拜托你快点醒过来,我买给你的那些仙人掌有些竟然都开了小花呢,粉嫩嫩的可好看了,我带你去看好不好?”

    “汐落……”

    原本宁东航以为颜汐落很快就会睁开眼,可直到他在病房里待了一整天,困得实在熬不住躺在陪护床上睡了过去,都没有看到颜汐落醒来。

    没关系的,今天不醒,明天汐落肯定就会醒来的!

    陷入梦乡的宁东航这样想着,这是这些天来他睡得最为踏实的一觉,没一会儿就打起了轻呼。

    深夜悄悄来临,整个病房里静悄悄的。

    忽然,躺在病床上的颜汐落的睫毛轻轻掀动了两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睡了这么久,终于醒了过来。

    颜汐落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白花花的病号房,疑惑地皱起了眉头,这是哪儿?

    她慢慢曲起胳膊,想要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自己手腕上插着针头,因为用力的缘故手腕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

    “嘶——”

    颜汐落忍不住轻呼一声,虽然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可在静悄悄的病房内却显得如此突兀,唤醒了沉睡中的宁东航。

    宁东航下意识地翻身坐起,看向睁开眼睛已经醒过来的颜汐落,愣怔怔问道,“汐落?”

    颜汐落看着跟自己躺的不远的胡子拉碴的男子,觉得他有几分眼熟,可脑海里暂时想不起他是谁,只好皱起眉头思索着,“你是?”

    宁东航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确认会痛后欣喜若狂,“天呐,会痛,我不是在做梦!”

    下一秒,他就已经从床上跳了下来,两步跑到颜汐落身边,“汐落,你真的醒过来啦?我不是在做梦!我真的不是在做梦!”

    颜汐落看着这个在自己身旁癫狂不已的男人,试探地问道,“你是,东航?”

    “是的,汐落,你还认识我,这真的是太好啦。”宁东航抓起颜汐落的手,高兴的亲吻着她的手背,“感谢上帝,感谢圣母玛利亚,感谢耶稣基督,你果然醒了过来,而且还记得我,我真的都快要高兴疯了。”

    颜汐落看着宁东航癫狂的举止,奇怪地问,“我为什么会不记得你?东航,你怎么长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呢?头发好像长了不少,而且还留起了胡子。”

    听到颜汐落的疑问,宁东航有些尴尬的摸了把自己的脸,这才意识到这几个月他不眠不休的守着颜汐落,压根都没注意过自己的形象,估计此时的自己跟小老头没什么两样。

    “呵呵,这个不重要,汐落,只要你醒过来就好。”宁东航说着有些失控地抱住颜汐落,“汐落,感谢老天让你再一次在我眼前醒过来,你睡了三个月了,终于醒来。老天实在是太眷顾我了,呜呜呜。”

    说到激动的地方,宁东航忍不住喜极而泣。

    这三个多月,他的情绪每天都紧绷着,生怕颜汐落下一秒就会被医生确诊为脑死亡。

    可是为了心中的执念,为了颜汐落能够顺利醒来,他把心里的这种恐慌给硬压了下去,每天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陪着颜汐落说话,试图唤醒她的神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