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少,一宠到底! > 第885章 885 你陪陪我好不好?
    顾非衣的脑袋,好像彻底失去了运转的能力那般。

    好久,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可这声音,却是沙哑而绝望了。

    “战九枭,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战九枭笑得不置可否,甚至,笑意间充满了不屑的气息。

    “要不要让我继续说说你和老八之间的事情?你肚子里曾经的孩子是老八的吧?要不然,他为什么愿意为了你,连命都……”

    她忽然扬起手,用力往他脸上挥去。

    可他根本不给她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大掌随意一扣,便轻易将她的手腕扣了下来。

    “女人,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第二次羞辱我的机会?”

    顾非衣的手被他压在落地窗上,虽然看着他,可是,眼神是空洞而无神的。

    “既然在你眼里,我这么不堪,为什么还要把我留下来?”

    既然这样,就放她离开吧。

    她保证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辈子都不会!

    “放你出去,然后继续去祸害我两个兄弟?”

    战九枭浅笑,忽然弯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向大床走去。

    “丫头,我算是看透你了,必要的时候装柔弱,便是你最厉害的武器。”

    “他们根本扛不住的,一旦碰上你,被你两滴眼泪刺激一下,什么事都可以为你做出来。”

    将她压在床上,他挑开她裙子的拉链,唇角不屑的笑意,一直没有停止过。

    “我放你出去,就是在害他们,你以为,我会让你继续去勾引他们?”

    她眼底没有一点光泽,从来不知道,在他眼中,原来自己竟是这么一个人。

    “或许你可以假装答应我,离开这里之后,不会去找老七或者老八?”

    将她的身体翻了过去,他从背后将她连衣裙拉开彻底拉开。

    “我凭什么要答应你?”顾非衣咬着唇。

    他怎么想是他自己的事情,她和战七焰甚至战慕白的交情,不是他随随便便几句话都可以阻断的。

    如果真的是那样,她也不值得慕白为她牺牲了那么多!

    是不是那样的人,是不是那样的交情,他们自己知道就好,不用他理解!

    身上猛地一凉,顾非衣才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一般,立即疯狂挣扎了起来。

    “既然你认定我脏,就不要碰我!放开!”

    “我知道你脏,但我现在只能接受你的身体,所以就算再脏,我也只能忍着!”

    嘶的一声,裙子被他直接撕下。

    为了不让她继续挣扎,他用被撕碎的布条将她双手绑起来,绑在床头古色古香的雕花木柱上。

    顾非衣趴在那里,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

    一次次的被强迫,一次又一次被他羞辱,短短几天的时间,她从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变成最卑微的可怜虫。

    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她?

    “是不是我不反抗,我顺从,你满足之后,就会放过我?”

    她闭上眼,倔强地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那要,等我玩腻了为止。”邪魅的笑意从她背后落下,他压了下去。

    “放开!战九枭!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我不是你的东西,不是你的玩具,放开!放开!”

    可任凭她呼唤得声嘶力竭,任凭她如何耗尽最后一点力气去反抗,他还是毫不留情,压了下来。

    顾非衣用力挣扎,细腻的手腕被绑住自己的布料不断摩擦,手腕上已经被磨破了皮。

    点点猩红,让他目光微微停顿了下,但,更疯狂的暴行,还在后头。

    “放开我……”她被折磨得声音嘶哑,却始终换不回他的良知。

    这次,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久。

    在她差点要昏阙过去的时候,男人放开了她,从床上下去。

    她分明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还有男人急促的喘气。

    虽然很不爽被人打断,但,他还是穿上浴袍,哑声道:“进来。”

    顾非衣要吓坏了,她还趴在那儿,他竟然让人进来!

    她想尖叫,想嘶吼,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就在房门被推开那一刻,一条被子仿佛从天而降,精准无误落在她的身上。

    将她整个人,从头到脚盖的严严实实。

    顾雯雯看了眼床上那道纤细的身影,嘴巴噘了起来,一丝委屈。

    “太子爷哥哥……”

    战九枭转身背对着他,依旧在喘气,肌肉纠结的胸膛在激烈地起伏,好久都冷静不下来。

    一看他这模样,顾雯雯就知道刚才他和顾非衣在做什么。

    他们竟然又在亲热!

    她还以为,他已经不想要她了。

    战九枭好不容易,让自己稍微冷静下,依旧是背对着她,人是冷热交织的,声音却下意识温和了下来。

    “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我……我有点不舒服。”顾雯雯想过去,但却被他一身冷傲的气息所打断。

    她依旧站在房内,扫了床上那道身影一眼。

    虽然顾非衣整个人被被子盖住,她完全看不见她现在是什么模样,但,不难想象。

    这女人真贱!刚才叫的那么大声,她在门外都听到了!

    要不是太子爷哥哥进门之前让呼延影他们离开,现在,就连呼延影他们,也一定会听到。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矫情的女人!叫得这么欢,还故意哭着要拒绝,简直恶心!

    要是躺在太子爷哥哥身下的女人是自己,她一定不会哭,一定会任由太子爷哥哥怎么样对她,都接受!

    就算是最羞耻的姿势……

    顾雯雯一张脸莫名火辣了起来,但却还是低垂脑袋,不敢让人看到她眼底藏着什么。

    “太子爷哥哥,我胃很难受……”

    “你先回去,我让皇甫夜过去给你看看。”

    战九枭对顾雯雯的态度,算得上从所未有的好,比起过去,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可是,顾雯雯一点都不满足,她不甘心!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可我……晚上我一个人,心里好慌。”

    见他背影冷硬,不为所动,顾雯雯咬了咬唇,声音更细了。

    “太子爷哥哥,晚上我一个人,会胡思乱想,想起爸爸妈妈,心里真的很难受。”“我真的……很难受,你陪陪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