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少,一宠到底! > 第699章 699 她不是你的
    他们回到京华苑的时候,天快要黑了。

    京华苑里那个男人,从中午过后,就开始一直坐在院子里。

    大概是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充足,所以,太子爷愿意在院子里办公。

    不过,秦琛却知道他为什么待在这里,因为,非衣小姐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七爷将顾非衣带走,太子爷不动声色,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事实上,不知道有多在意。

    只是,太子爷习惯了什么都不说,也不喜欢将自己的感情暴露。

    所以,他也就只当看不懂,只当是今天天气太好,太子爷贪恋这初夏的眼光和空气。

    终于,大门敞开,有车子进来了。

    战九枭啪的一声关上笔记本,秦琛自己过去:“太子爷,我先将东西送回你的房间。”

    战九枭没说话,走了。

    战七焰的车子就停在前院里,连车库都不入,说明他根本没有在京华苑停留的意思。

    车子后座上,那丫头睡得东倒西歪的,又香又沉。

    战九枭将车门打开,小心翼翼把她抱出来。

    被人从车子里抱出去,顾非衣竟然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甚至在闻到了那份让自己安心的气息之后,她歪着脑袋往他怀里钻了钻,睡得更沉了。

    男人却眼尖地发现了什么,看着依旧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脸色一沉:“她出门的时候,穿的不是这套衣服。”

    “衣服脏了换一身,有问题吗?”战七焰回头瞅了他一眼,冷笑,“我换的。”

    “战七焰!”

    “怎么样?想打架吗?”他从车上迈了下来,砰地一声将车门关上,“随时奉陪!”

    关门的声音有点大,吓得睡在战九枭怀里的女孩在梦中哆嗦了下。

    战九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没事,再睡会。”

    非衣嘤咛了声,便又沉沉睡过去了。

    战七焰就是见不到他们好,一点都看不得!

    “她不是你的!”他怒道。

    战九枭懒得跟他废话,转身就要走。

    战七焰却大步跨了过去,挡在他们跟前:“你没听到我的话吗?她不是你的。”

    “虽然语气和态度都非常不好,但,因为顾非衣还在睡觉,他竟也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战九枭看着他,面无表情:“难道,是你的?那你不如问问她,愿不愿意跟你离开这里。”

    要是这丫头愿意,他还会将人送回来?

    这段时间,战七焰对他的敌意,他看得清楚。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这样的局面,暂时已经破不了了。

    战七焰就算心里有再大的怨气,战九枭也顾及不了,更不想顾忌。

    “她是老八的!”战七焰就是气他现在这副态度,凭什么认定顾非衣就是他的!

    战九枭还是想走,战七焰冷声道:“如果不是你擅自做主,让人封锁了她的记忆,如果她现在还是那个她,她是不是真的一定愿意留在你的身边?”

    “战九枭,你卑鄙,你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永远忘记老八!”

    战九枭闭了闭眼,始终冷这一张俊逸的脸,任凭他说什么,就是不理会。

    绕过他,继续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战九枭,你没资格剥夺她选择的权利!”战七焰站在他们身后,掌心紧握。

    “她心里念着的究竟是老八还是你,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凭什么夺走她对老八的记忆,将她锁在自己身边?”

    “你这样做,对老八公平吗?”

    战九枭蓦地住了步,却没有回头。

    低头看着依旧在熟睡的女孩,他眼底掠过一丝微凉的墨色。

    “那么你希望看到什么?你到底想要什么?”

    战七焰竟被他这话给问住了。

    他想要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

    不,他什么都不想要,他只是不愿意看到她就这样将老八忘记,她不可以。

    “我会让她想起来的,我一定会让她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战九枭没有理会他的话,抱着顾非衣,径直走向大厅。

    很快,那道高大冷肃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战七焰却依旧站在越来越昏沉的暮色中,久久回不过神。

    他到底想要什么,到底想要看到什么样的结果,自己从来没有想过。

    只是,一想起那道素白淡雅的身影,心脏就会被撕扯得血肉模糊。

    他为了这丫头,连命都可以不要,皇甫睿甚至说,他心脏中了刀,却将顾非衣送回来的途中,心跳已经停止了。

    没有人愿意相信,也没有人敢相信!

    一个已经没了心跳的人,还能犹如机器一样,抱着个女人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程。

    他不是机器,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没了心跳,还可以抱着人走了那么久,那是一份怎么样的执着,怎么样的疯狂?

    谁可以做到?这世上除了老八,还有谁能做到?

    他战九枭可以做到吗?

    可他现在,却让老八一生最在意的女人,彻底将他忘记,他何其残忍!

    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入夜了,初夏的风有点凉,凉凉的风吹在脸上,他却丝毫感觉不到风吹过的触感。

    感觉,已经麻木了,已经快要彻底丧失这个功能了。

    就像是他自己的心脏那般,是不是,就连他的心脏,也已经彻底死了?

    ……

    进门的时候,灯光打在眼皮上,顾非衣还是忍不住微微抖动了下长长的睫毛。

    被人抱着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有个人在抱她,那怀抱熟悉到让人迷恋的地步。

    她终于睁开眼,长睫毛轻轻颤动了几回之后,便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

    “大叔!”

    她猛地清醒过来,想都不想的,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大叔,我以后再也不和七焰叔叔出去了。”

    战九枭原本打算抱她上楼继续睡会,现在她醒了,便一转身,抱着她走向沙发。

    等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他才伸手拂开落在她脸颊上的发丝,淡淡问道:“为什么?”

    “他好凶,我好怕他,他一整天都怪怪的。”顾非衣在他腿上坐了起来。

    大叔真的很高,她已经坐在他腿上了,竟然还要抬起头才能和他对话。她嘟哝了下小嘴,一肚子委屈:“他还把我肩头弄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