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少,一宠到底! > 第355章 355 这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第355章 355 这男人到底在想什么

    风吹过,有点凉。

    今晚非衣去了酒吧,红日城最大的那家。

    呼延影被她赶走了,大概是他自己心情也不太好,所以,顾非衣赶他离开的时候,他只是犹豫了下,就走了。

    红酒杯在她手里轻轻把玩,一个人坐在这里,无数男人过来想要请她喝酒,都被她冷着脸赶走了。

    脑袋瓜里,一直想着呼延影那时候说的话。

    当她问他,他们是不是都很讨厌她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

    是,不仅仅是讨厌,甚至,曾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想让她死。

    呼延影这话说起来的时候,语气并不恶毒,而是,很平静,也很平淡。

    想让她死……这就是呼延影曾经有过的想法,因为她死了,太子爷就不会再有任何弱点了。

    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喜欢她,喜欢到可以用生命来守护她吗?

    不是感觉不到他对自己的在意,也不是感觉不到,自己越来越在意他。

    她只是,还不明白两个人之间那份情,究竟有多深。

    一个人喝着酒水,却喝的并不多,也不快。

    她只是心情不好,还不至于要买醉的地方。

    顾非衣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就算有再不开心的时候,至少不会失了理智。

    忽然,一个男人拿着酒瓶过来,“小姐,能请你喝一杯吗?”

    顾非衣连笑容都懒得给他一个,别过脸继续自己喝酒。

    那男人大概也喝高了,又凑了过来:“小妞,哥们请你喝杯酒,就这么不赏脸吗?”

    顾非衣还是不理会,男人继续靠近,顾非衣心烦,站起来就要走。

    可男人不依不饶,竟然大步追了过去:“小妞……”

    “放开我!”非衣猛地收回被他拉住的手,不知道是因为收回的力道太大,还是什么,她脚下一崴,竟失了重心,往一旁栽去。

    旁边,两个男人坐在雅座上喝酒,那边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在意。

    顾非衣倒下去的时候,旁边那个男人的手立即伸向腰间。

    坐在正位上的男人却扫了他一眼,目光是冰冷无情的。

    那男人只能将伸到腰间的手收了回去,至于坐在正位上的男人,也因为制止对面的男人,而忽略了还在倒下来的女孩。

    不过,正位上的男人身手明显十分了得,就在顾非衣快要跌入他怀里那一刻,他随手一拨,轻易就将非衣倒下来的力量卸了去。

    人家不是是随手轻轻一拨,顾非衣便觉得,身体下坠的力量,瞬间被转移了。

    眼前一花,她人已经被男人以柔制刚的力量,退了出去。

    眼看着漂亮的女孩,就要被冷漠的男人推到地上,周围看着的男人不知道有多惋惜。

    这么美的女人,这家伙竟然不知道怜香惜玉,简直浪费!

    要换了是他们,一定会伸出手,将女孩接入自己的怀抱,好好怜爱。

    但,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女孩并没有被男人一把推倒在地上。

    在被推出去那一刻,女孩手臂往后一伸,竟然一把扯住男人的衣襟。

    在千钧一发之际,借着男人的衣襟,将自己快要落地的身体,拽了回来。

    “放肆!”坐在男人对面的那个手下,这会彻底冷静不了了。

    他霍地站了起来,就要去将顾非衣从自己主人的身上扯下来。

    主人一向最讨厌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这女孩,分明是故意的!

    顾非衣根本不需要等到他过来拽,她自己就已经爬起来了。

    又不是故意想要去碰那个男人,只是被别人拖累的,要不是刚才那男人直接要将自己推到地上,她会这样吗?

    所以,拽了他的衣襟,也不觉得对他有什么可抱歉的,谁让他那么无情,看到别人倒下,不仅没有帮忙扶一把,竟然,还要踩一脚!

    站起来之后,她淡淡瞅了两人一眼,转身就要走。

    忽然,一把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扯了我的衣服,就想走?”

    “我没有弄坏你的衣服。”没弄坏,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赔偿一说,不是么?

    “但你弄伤我的脖子。”男人说着,将自己衣襟的扣子慢慢解开两颗。

    他比一般男人白皙的脖子上,赫然现出两道浅色的血痕。

    顾非衣吓懵了,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着血痕并不深,只是一点点,但,很明显真的是刚刚才弄上去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被他扯了一把衣襟,就将他的脖子给弄伤了吗?

    “我……”

    “想跟我说,不是故意的?”男人挑了下眉,眼底有几分玩味的气息。

    周围有几个人看热闹,不过,这雅座背光,只能看到一个气质出众的男人坐在那里,却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轮廓,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之前喝醉的那个男人,已经被侍应劝走了。

    这里毕竟是正规做生意的地方,这种闹事的男人,要是继续闹下去,会被请出去的。

    顾非衣知道,这个男人,只怕是没有那么好打发了。

    “那你想要怎么样?要不,我现在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对这种男人,去医院检查花的钱,比起直接陪他钱,绝对会少很多。

    人家尊贵啊,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真要赔给有钱人医药费,那还不得贵得飞起?

    可如果是去医院检查,医院才不管你是有钱人还是穷人,检查费用都是一样的。

    “你还真是精得很。”背影的男人勾了勾唇,“身手这么好,谁教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顾非衣脸色一沉。

    火狼在红日城的名气那么大,她不想给他招惹什么麻烦。

    “你打伤我,自然跟我有关系。”

    “我说了,可以带你去医院检查,费用我来出。”不就是赔个医药费吗?

    “好,把你电话号码留下来。”男人眼底闪烁着什么,只是,站在顾非衣的角度,看不清楚。

    “我现在还有事,不方便去医院,以后,会找你赔偿。”

    顾非衣有点犹豫,伤了人家,赔偿是应该的,但,现在不去检查,以后再去?

    以后,这小血痕都好了,不就是一点点皮外伤?

    这男人到底在想什么?